青岛概况
青岛市情网  发布日期:2020-11-16  来源:《青岛年鉴2020》  上传:年鉴社
  

行政区划

区划调整

1949年,青岛市辖市南区、市北区、台西区、台东区、四沧区、李村区、浮山区等七区。

1951年6月,胶州专区的崂山办事处划归青岛市领导,改称崂山郊区办事处;8月,撤销四沧区、浮山区,设立四方区、沧口区。

1953年6月,崂山郊区办事处更名为崂山郊区人民政府。

1958年底,昌潍专区的胶县、胶南县及莱阳专区的即墨县划归青岛市。

1961年5月,即墨县、胶南县、胶县划出;10月,以原崂山郊区的行政区域设立崂山县,归青岛市。

1962年12月,台西区撤销,其辖区分别并入市南区、市北区。

1978年11月,烟台地区的即墨县,昌潍地区的胶县、胶南县又划归青岛市;新设立青岛市黄岛区,其辖区包括由胶南县划出的黄岛、薛家岛、辛安等3个公社。

1983年8月,烟台地区的莱西县、潍坊地区的平度县划归青岛市。

1987年4月,撤销胶县,设立胶州市(县级);1988年11月,撤销崂山县,设立崂山区;1989年7月,撤销平度县和即墨县,设立平度市(县级)和即墨市(县级);1990年12月,撤销胶南县和莱西县,设立胶南市(县级)和莱西市(县级)。

1994年上半年,市区行政区划作重大调整,在市辖区总数不变的前提下,将台东区、市北区、四方区吴家村街道和错埠岭街道整建制合并,设立新的市北区;将崂山区做大的调整,一部分设立新崂山区,一部分设立城阳区,一部分与沧口区合并设立李沧区。

2012年11月,国务院作出《关于同意山东省调整青岛市部分行政区划的批复》,山东省政府发出《关于调整青岛市部分行政区划的通知》,决定对青岛部分行政区划实施调整:撤销市北区、四方区,设立新的市北区,以原市北区、四方区的行政区域为新的市北区的行政区域;撤销黄岛区、胶南市,设立新的黄岛区,以原黄岛区、胶南市的行政区域为新的黄岛区的行政区域。

2014年6月,经国务院批复同意设立青岛西海岸新区,成为中国第九个国家级新区,范围包括青岛市黄岛区全部行政区域。

2017年10月,即墨撤市改区。

2017年12月,经山东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青岛西海岸新区管理委员会设置的工作机构与黄岛区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合署,履行相应的经济社会管理职能。

2019年,青岛市辖7个市辖区(市南、市北、李沧、崂山、青岛西海岸新区、城阳、即墨),代管3个县级市(胶州、平度、莱西)。有街道(镇)145个、社区(村)6626个。

(市委党史研究院)

面积人口

青岛市地处山东半岛南部,位于东经119°30′~121°00′、北纬35°35′~37°09′,东、南濒临黄海,东北与烟台市毗邻,西与潍坊市相连,西南与日照市接壤。全市总面积为11293平方千米。其中,市区(市南、市北、李沧、崂山、青岛西海岸新区、城阳、即墨等七区)为5226平方千米,胶州、平度、莱西等三市为6067平方千米。

截至2019年底,青岛市常住人口为949.98万人,比上年(下同)增长1.12%。其中,市区为645.20万人,增长1.57%。截至2012年底,青岛市有少数民族52个,少数民族人口76696人。其中,朝鲜族40015人,满族13511人,回族5986人,蒙古族4466人,维吾尔族2401人,苗族1860人,彝族1498人,壮族1379人,土家族1258人,其他43个少数民族人口4322人。

(市委党史研究院)

自然地理

自然环境

地质地貌

青岛市为海滨丘陵城市,地势东高西低,南北两侧隆起,中间低凹。其中,山地约占全市总面积(下同)的15.5%,丘陵占2.1%,平原占37.7%,洼地占21.7%。海岸分为岬湾相间的山基岩岸、山地港湾泥质粉砂岸及基岩沙砾质海岸等3种基本类型。浅海海底则有水下浅滩、现代水下三角洲及海冲蚀平原等。

所处大地构造位置为新华夏隆起带次级构造单元——胶南隆起区东北缘和胶莱凹陷区中南部。区域内缺失整个古生界地层及部分中生界地层,但白垩系青山组火山岩层发育充分、出露十分广泛。岩浆岩以元古代胶南期月季山式片麻状花岗岩及中生代燕山晚期的艾山式花岗闪长岩和崂山式花岗岩为主。市区全部坐落于该类花岗岩之上,建筑地基条件优良。区域内构造以断裂构造为主。自第三纪以来,区域内以整体性较稳定的断块隆起为主,上升幅度一般不大。

山脉

青岛市大体有3个山系。东南是崂山山脉,山势陡峻,主峰海拔1132.7米。从崂顶向西、北绵延至青岛市区。北部为大泽山(海拔736.7米,平度市境内诸山及莱西市部分山峰均属之)。南部为大珠山(海拔486.4米)、小珠山(海拔724.9米)、铁橛山(海拔595.1米)等组成的胶南山群。市区的山岭有浮山(海拔384米)、太平山(海拔150米)、青岛山(海拔128.5米)、信号山(海拔99米)、伏龙山(海拔86米)、贮水山(海拔80.6米)等。

河流

概况 青岛市有大小河流224条,均为季风区雨源型,多为独立入海的山溪性小河。流域面积在100平方千米以上的较大河流33条,按照水系分为大沽河、北胶莱河以及沿海诸河流等三大水系。

大沽河水系 包括主流及其支流,主要支流有小沽河、五沽河、流浩河和南胶莱河。大沽河是全市最大的河流,发源于招远市阜山,由北向南流入青岛市,经莱西市、平度市、即墨区、胶州市和城阳区,至胶州市南码头村入海。干流全长179.9千米,流域面积6131.3平方千米(含南胶莱河流域1500平方千米),是胶东半岛最大水系。大沽河多年平均径流量为6.61亿立方米。该河20世纪70年代前,径流季节性较强,夏季洪水暴涨,常年有水;之后,除汛期外,中、下游已断流。

北胶莱河水系 包括主流北胶莱河及诸支流,在青岛境内的主要支流有泽河、龙王河、现河和白沙河,总流域面积1914.0平方千米。北胶莱河发源于平度市蓼兰镇姚家村分水岭北麓,沿平度市与昌邑市边界北去,于平度市新河镇大苗家村出境流入莱州湾。干流全长100千米,流域面积3978.6平方千米。该河多年平均径流量为2.53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含沙量为0.24千克/立方米。

沿海诸河流水系 指独流入海的河流,较大者有白沙河、墨水河、王戈庄河、白马河、吉利河、周疃河、洋河等。

海域与潮汐

海岸线、海湾 青岛市海域面积约1.22万平方千米;海岸线(含所属海岛岸线)总长为905.2千米,其中大陆岸线782.3千米,大陆岸线占山东省岸线的1/4强。海岸线曲折,岬湾相间。面积大于0.5平方千米的海湾,自北而南分布着丁字湾、栲栳湾、盐水湾(又称横门湾)、崂山湾(又称北湾)、小岛湾、王哥庄湾、青山湾、腰岛湾、太清宫口、流清河湾、崂山口、沙子口湾、麦岛湾、浮山湾、太平湾、汇泉湾、前海湾(又称栈桥湾)、胶州湾、唐岛湾、灵山湾、利根湾和古镇口、斋堂湾、董家口湾、沐官岛湾等。胶州湾内又有海西湾(包括小叉湾、薛家岛湾)、黄岛前湾、红岛湾、女姑口、沧口湾等49个海湾。

海岛 根据2013年10月全国海岛地名普查结果、2013年12月《山东省海岛保护规划》、2016年5月《青岛市海岛保护规划》公布的海岛数量,青岛市海岛总数为120个,其中有居民海岛7个、无居民海岛113个(面积大于500平方米的无居民海岛67个)。海岛总面积15.04平方千米,其中有居民海岛10.97平方千米、无居民海岛4.07平方千米。海岛岸线总长约122.9千米,其中有居民海岛47.9千米、无居民海岛75.0千米。灵山岛为青岛市面积最大、海岸线最长的海岛。

潮汐 青岛属正规半日潮港,每个太阴日(24小时48分)有两次高潮和两次低潮。平均潮差为2.8米左右,大潮差发生于朔或望(上弦或下弦)日后2~3天。8月份潮位比1月份潮位一般高出0.5米。中国以青岛验潮站观测的平均潮位作为“黄海平均海水面”,其高度在青岛观象山国家水准原点下72.289米。中国自1957年起,大陆国土的地物高程即以此为零点起算。 

气候

青岛市地处北温带季风区域,属温带季风气候。市区由于海洋环境的直接调节,受来自洋面上的东南季风及海流、水团的影响,故又具有显著的海洋性气候特点。空气湿润,雨量充沛,温度适中,四季分明。春季气温回升缓慢,较内陆迟1个月;夏季湿热多雨,但无酷暑;秋季天高气爽,降水少,蒸发强;冬季风大温低,持续时间较长。据1898年以来100余年气象资料查考,市区年平均气温12.7,极端高气温38.9(2002年7月15日),极端低气温-16.9(1931年1月10日)。全年8月份最热,平均气温25.3;1月份最冷,平均气温-0.5。日最高气温高于30的日数,年平均为11.4天;日最低气温低于-5的日数,年平均为22天。降水量年平均为662.1毫米,春、夏、秋、冬四季雨量分别占全年降水量的17%、57%、21%、5%。年降水量最多为1272.7毫米(1911年),最少仅308.2毫米(1981年),降水的年变率为62%。年平均降雪日数只有10天。年平均气压为1008.6百帕。年平均风速为5.2米/秒,以南东风为主导风向。年平均相对湿度为73%。7月份相对湿度最高,为89%;12月份最低,为68%。青岛海雾多、频,年平均浓雾51.3天、轻雾108.2天。 

土壤

概况 按全国第二次土壤普查土地分类系统,青岛市土壤主要有棕壤、砂姜黑土、潮土、褐土、盐土等5个土类。

棕壤 面积49.37万公顷,占土壤总面积的59.8%。是全市分布最广、面积最大的土壤类型,主要分布在山地丘陵及山前平原。土壤发育程度受地形部位影响,由高到低依次分为棕壤性土、棕壤、潮棕壤等3个土属。棕壤性土因地形部位高、坡度大、土层薄、侵蚀重、肥力低,多为林、牧业用;棕壤和潮棕壤是青岛市主要粮食经济作物种植土壤。

砂姜黑土 面积17.69万公顷,占土壤总面积的21.42%。主要分布在莱西市南部、平度市西南部、即墨区西北部、胶州市北部浅平洼地上。该类土壤土层深厚,土质偏粘,表土轻壤至重壤,物理性状较差,水气热状况不够协调,速效养分低。

潮土 面积14.49万公顷,占土壤总面积的17.55%。主要分布在大沽河、五沽河、胶莱河下游的沿河平地。因距河道远近不同,土壤质地、土体构型差异较大。近海地带常受海盐影响形成盐化潮土,土壤肥力和利用方向差异较大。

褐土 面积约6400公顷,占土壤总面积的0.77%。零星分布在平度市、莱西市、青岛西海岸新区的石灰岩残丘中上部。

盐土 面积约3700公顷,占土壤总面积的0.44%。分布在各滨海低地和滨海滩地。

(市委党史研究院)

自然资源

青岛海区港湾众多,岸线曲折,滩涂广阔,水质肥沃,是多种水生物繁衍生息的场所,具有较高的经济价值和开发利用潜力。胶州湾、崂山湾及丁字湾口水域营养盐含量高,补充源充足,异样菌量比大陆架区或大洋区高出数倍乃至数千倍,水中有机物含量较高。尤其是胶州湾一带泥沙底质岸段,是发展贝类、藻类养殖的优良海区。该海区的浮游生物、底栖生物、经济无脊椎动物、潮间带藻类等资源也很丰富。

青岛市植物种类丰富繁茂,是同纬度地区植物种类最多、组成植被建群种最多的地区。有植物资源种类152科654属1237种与变种(不含温室栽培种及花卉栽培类型)。原生木本植物区系有66科136属332种,分别占山东省木本植物区系科、属、种总数的93%、84%和80.2%。

青岛市在脊椎动物地理分布区划上属古北界华北区黄淮平原亚区。由于受暖温带海洋季风影响,气候温暖潮湿,植被生长良好,适宜动物栖息繁衍,但大型野生兽类较少。现代野生脊椎动物以小型动物为多见,已没有大型猛兽或大型草食兽。根据1999年的全市普查结果,陆生野生动物有429种,其中哺乳类17种、两栖类8种、爬行类17种。哺乳类动物有松鼠科、仓鼠科、鼠科、兔科、犬科、鼬科、蝙蝠科、猬科等;两栖类有蛙科、蟾蜍科、盘舌蟾科、姬蛙科等;爬行类有蜥蜴科、游蛇科、蝰科、乌龟、鳖等。属于国家一、二类保护的珍稀动物有66种,其中一类保护动物52种。特殊动物有白沙河产的仙胎鱼。区内野生无脊椎动物种类很多,大致可归纳为森林昆虫和农业昆虫。驯养动物主要有牛、马、羊、猪、狗等家畜和鸡、鸭、鹅等家禽。

青岛市鸟类资源丰富。截至2018年底,青岛境内记录到野生鸟类21目71科398种,占全国鸟类种类数量的28%,占山东省鸟类种类数量的91%。其中,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鸟类10种,如丹顶鹤、白鹤、东方白鹳、金雕、中华秋沙鸭等;有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鸟类58种,如大天鹅、鸳鸯、灰鹤、燕隼、长耳鸮等。青岛地区鸟类按照栖息地类型主要分为游禽、涉禽、陆禽、猛禽、攀禽及鸣禽等六大生态类型。

青岛市矿藏多为非金属矿。截至2007年底,已发现各类矿产(含亚矿种)66种,占全省已发现矿种的44%。其中,有探明储量(资源量)的矿产50种,占全省已探明储量矿产的64.1%;未探明储量的矿产16种。已探明或查明各类矿产地730处。其中,大中型矿床39处,小型矿床129处,矿点562处。优势矿产资源有石墨、饰材花岗岩、饰材大理石、矿泉水、透辉岩、金、滑石、沸石岩。潜在优势矿产资源有重晶石、白云岩、膨润土、钾长石、石英岩、珍珠石、萤石、地热。石墨、金、透辉岩主要分布在平度市和莱西市;饰材花岗岩主要分布在崂山区、平度市、青岛西海岸新区;饰材大理石主要分布在平度市;矿泉水在辖区内均有分布,主要集中在城阳区、崂山区及市内三区和即墨区;滑石主要分布在平度市;沸石岩、珍珠岩、膨润土主要分布在莱西市、胶州市、即墨区和城阳区;重晶石、萤石主要分布在胶州市、即墨区、平度市和青岛西海岸新区;地热主要分布在即墨区。青岛市石墨和石材矿保有资源储量居山东省首位,滑石、透辉石矿居全省第二位,沸石、矿泉水等储量也居前列。除铀、钍、地热、天然卤水、建筑用砂、砖瓦用黏土外,矿产资源保有储量潜在总值达270亿元。

青岛市风能资源丰富。据测定有效风能密度为240.3瓦/平方米,有效风能年平均时间达6485小时。光能资源也较好,全年太阳辐射总量为500千焦/平方厘米,年平均日照时数为2550.7小时,日照百分率达58%。

(市委党史研究院)

历史沿革

城市建置前

历史上,青岛辖域归属几经变化。新石器时代即有文明出现,属东夷部族。在史前及夏商时期的青岛辖域属莱夷之地,西周时代属夷国,春秋初期分别为介国、夷国、莱国等的属地。春秋中期齐灭莱,青岛辖域开始通过齐国的统治归流于周,战国时期青岛辖域大部归于齐之即墨邑管辖。越王勾践灭吴后舍会稽而徙都琅琊,后越国败于楚国,今青岛西海岸新区一带属楚国。

秦时青岛辖域西部属全国48郡之琅琊郡,北部属胶东郡。西汉时期,青岛辖域大致属胶东国、琅琊郡,现市区大部为不其县辖域。汉景帝刘启先后立其子刘彻、刘寄为胶东王,都城设在即墨。东汉光武帝时徙封大司徒阳都侯伏湛为不其侯。

三国时期青岛地域属魏国青州,其中胶州湾东岸的不其等县属东莱郡,西部的黔陬、壮武等县属城阳郡。西晋时,胶州湾东岸属青州长广郡、西岸属青州城阳郡,即墨县属北海国。十六国时期,青岛地域隶属关系多变,大致先后分别属于后赵、前燕、前秦、后燕、南燕等国,系青州和徐州辖域。南朝宋时,青岛地域大部属青州长广郡、北海郡、高密郡。北朝北魏时,青岛地域以大沽河为界,东部大都属光州长广郡、西部大都属青州高密郡。北齐、北周时,胶州湾东岸属光州长广郡、东莱郡,西岸属胶州高密郡、平昌郡。

隋朝开皇十六年(596年)置胶西县(原黔陬县)和琅琊县,均属密州;同年重建即墨县于今址,属莱州,不其县撤并于即墨。隋朝时平度为长广县,仁寿元年(601年)改称胶水县。炀帝大业三年(607年)将州一级改为郡,青岛地域属高密、东莱二郡。唐代,青岛地域分属河南道莱州(东莱郡)和密州(高密郡)。唐高祖武德六年(623年),胶西县撤并入高密县。五代十国时期,青岛地域先后属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仍为河南道莱州、密州管辖范围。

北宋时青岛地域属京东东路莱州(胶水县、即墨县)、密州(胶西县)。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年)复置胶西县,属密州。金朝势力南下后,域内各地被金所占,仍分属山东东路莱州和密州管辖。元太祖二十二年(1227年)设胶州,辖胶西、即墨(至元二年撤即墨并入掖县和胶水县)、高密三县。元朝时,青岛地域主要属益都路胶州、莱州。

明朝时期青岛地域主要属山东莱州府。洪武二年(1369年)撤销胶西县,改置胶州,辖即墨等二县,属莱州府。自明朝初年,明廷先后在青岛地域设立即墨营、灵山卫(下辖胶州所、夏河寨所等)、鳌山卫(下辖雄崖所、浮山所等)等卫所。洪武二十二年(1389年),撤胶水县改置平度州,与胶州、即墨县均属莱州府。入清以后,青岛地域大部属山东承宜布政使司莱州府之胶州、平度州。

(市委党史研究院)

城市建置后

清光绪十七年(1891年),清政府议决在胶澳设防,青岛由此建置。翌年,调登州镇总兵章高元率部移驻胶澳。1897年11月,德国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强占胶澳,并强迫清政府于1898年3月6日签订《胶澳租界条约》,胶澳沦为殖民地,山东也划入德国的势力范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1914年11月,日本取代德国侵占胶澳,进行军事殖民统治。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中国人民为收回青岛进行英勇斗争。1919年,由于青岛主权问题,引发著名的“五四运动”,迫使日本于1922年2月4日同中国政府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约》。1922年12月10日,中国收回胶澳,开为商埠,其行政区域与德胶澳租界地相同。1929年4月,南京国民政府接管胶澳商埠,同年7月设青岛特别市。1930年改称青岛市。

1938年1月,日本再次侵占青岛。1945年9月,国民党政府接收青岛,青岛仍为特别市。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青岛解放后,改为山东省省辖市。1981年,被列为全国15个经济中心城市之一;1984年4月,被列为全国14个进一步对外开放的沿海港口城市之一;1986年10月15日,被国务院正式批准在国家计划中实行单列,赋予省级经济管理权限;1994年2月,被列为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之一。

(市委党史研究院)

地域文化

寻根溯源

自成体系的半岛莱夷文化序列

已有考古发现表明,早在6200年前的北辛文化晚期,在北阡贝丘遗址上开启了青岛地区人类文明的曙光。以此为起端,青岛人类文明史循序展开,丰富而连贯的新石器文化谱系构成了青岛文化的远源。其主要遗址为北阡贝丘遗址、城子文化遗址、三里河文化遗址和东岳石遗址,这些莱夷文化遗址构成了青岛古文化源头的时空坐标,确立了青岛辖域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的发展序列,揭示了莱夷文化形成、发展、演变及融入华夏文化的过程。

莱夷文化的流变与升华

青岛文脉的流程和走向,与河海相间的自然环境相依而行,经历了向水集聚、面海拓展的生业经济发展过程,形成了两河(胶莱—沽河)文化和滨海文化两大文化驱动轴,成为青岛莱夷文化的区域特质。随着时局的演变,莱夷文化在与中原文化的交流与碰撞中,汇入中国古老文化的浩荡大河,成为中华多源文化绚烂多彩的一脉,实现了自身的流变与升华。

并立一方天地的宗教文化

青岛地区多元共融的宗教文化,从民间宗教的社会土壤中生成、发育而来。齐地海疆萌生的泛海神信仰与图腾崇拜,既为东海神仙传说与方仙道丰富了思想素材,也成为孕育崂山道教的社会基础。东晋求法高僧法显登陆崂山,青岛又成为接引佛性学说东传中国的首地。随着江山变易、时局治乱,本来的、拿来的、外来的宗教信仰在一方天地下交并互动,相互激荡,形成了各自的演变轨迹。

承古启今荟萃中西的建筑文化

早在新石器时代的北辛文化晚期,木骨泥墙的半地穴民居已经出现在青岛北阡贝丘文化遗址上。继之,以海草为主要材料建造的风格独特的海草房,从青岛的海湾地带面世,共同诠释着“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和古老先民的创造智慧。

夷风齐韵凝聚的山海艺术

青岛文化艺术的叠彩纷呈,离不开悠久历史文化的滋润涵养,也与其所处的亘古不变的山海地域特征密不可分。滥觞于莱夷文化的艺术形态随历史文脉的延伸而不断丰富,更随着时局的不断更迭替换,这种独特的山海文化,与异域文化特别是中原文化激烈碰撞,泽被于齐鲁文化的影响,且与西方外来文化、移民文化等不断融合,使得青岛文化艺术形态广为拓展,也更赋有极强的地域特色之风,彰显出山海文化艺术积淀出的雄厚、博深、包容、开放之特质。

(市委党史研究院)

文学创作与方言风俗

文学创作

青岛市自1891年建置以来,经过近30年的商业崛起,至20世纪20年代末成为一座以工商、贸易、旅游、度假闻名的国际化城市。青岛经济的发展加之当时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影响,造就了丰沃的城市文化土壤。青岛风光秀美、气候宜人,具有独特的文学气质,充满了激发作家创作灵感的气息、声音和色彩。从康有为到王统照,从国立青岛大学(山东大学前身)成立,蔡元培和他的学生们来到了这个城市,到闻一多、梁实秋、沈从文、老舍、臧克家、萧红、萧军等陆续到青,纷纷留下了创作的足迹,让青岛成为中国现代文学黄金时代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中,王统照主编的文学期刊《青潮》创刊于1929年9月,这是青岛本土文学的发端,标志着青岛文学由此步入自觉时代;同一历史时期,国立青岛大学的创办为闻一多、梁实秋、沈从文等自由主义作家与学者的聚会创造了条件,形成以新月派作家为主流的创作群体;1934年后,以国立山东大学教授老舍为代表的学院派作家和以萧军、萧红为代表的文学青年两大创作主体也以《骆驼祥子》《八月的乡村》蜚声文坛;此时,吴伯箫的散文、中国诗歌会的创作和客居青岛的作家的作品也成果丰硕。1937年,日本侵占青岛后,以王度庐为代表的武侠言情小说异军突起,凭借《卧虎藏龙》《女伶红泪》《金钗记》等几十部小说,王度庐被后人尊为北派武侠小说四大家之一;青岛另一名武侠小说作者陈挹翠著有《风云儿女》《蛰龙惊莽》等数部作品并有产生较大影响。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青岛文学迅速复燃勃发。《新血轮》《青岛文艺》等纯文学期刊相继创刊,数十家报纸相继创办并开辟文学副刊,各式各样的文学题材喷涌而出、繁盛一时。1946年,国民党统治下的青岛时局动荡、经济颓萎,刚刚踏上复兴之路的青岛文学再次遭遇冻结。

1949年6月2日青岛解放,青岛文学随着社会主义建设进入崭新的历史时期。1950年,《青岛日报》开辟《工人文艺》专栏。1959年,《海鸥》创刊,作为青岛市唯一的地方文学期刊,《海鸥》是青岛最重要的文化符号之一。至20世纪60年代,青岛文学最骄人的成绩就是涌现出一批革命历史题材的经典文学作品,如刘知侠的《铁道游击队》、冯德英的《苦菜花》和姜树茂的《渔岛怒潮》等。这些作品都被二度创作为电影、舞剧等,在全国产生巨大影响。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以耿林莽、尤凤伟、纪宇等为代表的青岛作家群体关注时代风云、贴近现实生活,青岛的文学创作又进入了一个繁盛期。21世纪以来,青岛的文学事业取得了长足发展,涌现出了一批文学名家和重要作品。这一时期的许多作家在创作上兼顾文学性和通俗性,既有纯文学的艺术追求,又有作家的立场和对现实的反映。

方言

青岛方言属胶辽官话,与普通话相比,青岛方言在语音上的特点为声母细分、韵母简化、声调减少,而且保留许多古词语并多见同实异名现象,使得语言表达特别生动细腻。青岛方言保留了很多古语词,如“夜来”,指昨天,可参见宋朝贺铸词《浣溪沙》:“笑拈粉香归洞户,更垂帘幕护窗纱,东风寒似夜来些。”近代青岛分别经历德国和日本的侵略占领,也保留一些外国语源的译音词。如上、下水管道检查口的盖子称“古力盖儿”(源自英文gully)。另外,青岛方言大多不使用“很”“非常”等词,而以其他生动的单音节形容词代替,如“很苦”说“倍苦”,“非常甜”说“甘甜”。随着社会的迅速发展,部分和普通话差异较大或适用面较窄的词汇逐渐被替代或消失。

按照方言的细节异同,青岛方言可以分为7个分支:市区、城阳、黄岛、即墨、胶州、平度、莱西,这7个区(市)的方言在语音、词汇、语法等方面存在差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普通话的普及和人员流动的增加,各区(市)的方言都在向市区话靠拢,而青岛话整体上在向普通话靠拢。不过作为地方文化的载体,方言有着极强的生命力,使用并传承方言依然是多数青岛人的选择。虽然青岛本地的多数年轻人公开场合和工作学习中讲普通话,年龄大者私下说青岛方言已成为青岛人的生活习惯。

风俗

青岛地区是东夷族的发祥地,有着自己独特的风尚习俗。据《即墨县志·风俗》记载:此地“人性刚烈,志气缓慢,语声上,形容大,此水土之风也”。经与中原文化融合,特别是近代五方杂居,又兼收并蓄了外来文化,使之风尚习俗特点更加明显,内涵更为丰富,体现出新旧观念并存、中西文化杂陈、驳杂多彩的特色。

青岛市内三区与崂山、青岛西海岸新区、城阳、即墨、胶州、平度、莱西等7个区(市)在传统观念上无很大差异,但在具体习俗上则有所不同, 城市与农村的区别更为明显。建置前青岛地区的风俗文化更多地表现出传统的影响。在沿海地区,人们创造出丰富多彩的渔业民俗,形成很多具有海洋特色的习俗惯制;在平原地区和山区,人们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深受农耕文化的影响,农业生产民俗根基深厚,也形成一些山区特有的民俗。渔业民俗和农业民俗在长期的传承过程中互相影响、互相借鉴,形成青岛民俗文化中特色鲜明、有别于内陆地区的日常生活、民俗信仰、民间语言等细节。青岛市建置后,随之而来的是外国人生活方式的侵入,加之外地人持续不断涌入,青岛市从沿海渔村口岸迅速发展成为大都市,外国人、外地人把他们的生活习俗带到青岛,青岛人很快地融合东西方、南北方文化的精髓,发展出适合自身生存的新的民间文化风尚。许多新民俗涌现,并辐射、影响到周边的县镇、村落。青岛地区形成农业民俗和渔业民俗交相辉映、中西文化碰撞融合的鲜明特征。沿海地区有渔业特色民俗,平原和山区有传统农业生产民俗,市区有东西交融、独具特色的文明时尚生活习惯。天后宫庙会、海云庵庙会、清溪庵萝卜会、小龙山庙会等青岛市著名的庙会(山会)中的民俗活动大都与海神等神灵祭祀有关。青岛地区民间流传的崂山传说、秃尾巴老李传说、石老人传说、徐福传说等也大都与地方风物密切结合,体现出鲜明的山海特色。青岛有非常丰富、灵动的民间艺术精品,无论是“三弯、九动、十八态”的胶州秧歌,还是造型精美的饽饽榼子,以及运用方言土语演唱的“柳腔”“茂腔”等地方戏曲,都体现出青岛风俗文化的“山海味儿”。

青岛风俗从等级化走向普遍化,从相对稳定的制度化走向流行导向的时尚化。由于所处的地域环境和历史背景,青岛居民日常生活的风俗一方面体现中国传统社会的民俗精髓,另一方面也融入很多西方元素,这使得青岛居民的生产生活中体现出新旧观念并存、中西消费品杂陈的特征,形成了风尚民俗十分驳杂的局面。随着时代的变迁,传统居住民俗中的海草房、土坯房等逐步消失,但家屋布置习俗基本得以延续;城市居住民俗中较有特色的里院、平民大院等也难觅痕迹,单元房、城市居住小区等成为居民主要的居住方式。青岛的风俗也在发生变化,但青岛风俗的“山海味儿”已经形成,其变化只是一些细节的复原、摒弃或添加,整体的风俗生活模式和风俗特征已很难改变。改革开放后,虽然社会生活发生令人瞩目的变化,青岛风俗的很多细节也发生变化,但青岛居民依旧重视传统的岁时节日,遵循古老的婚丧嫁娶风俗,特别是几百年来集市山会人潮如涌、夜市地摊长久不衰,依然满足着居民基本生活需要,从这些变化与不变中尽可体味青岛风俗的本质特征。

(市委党史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