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电报水线
青岛市情网 
  

第一节 青烟、青沪水线

1900年8月八国联军入侵北京之际,德国为巩固其在青岛的统治,擅设青岛至烟台和青岛至吴淞口电报水线。青烟、青沪水线,由德国敷缆船“Podbieiski”号敷设。两条水线总长646海里(青烟238海里,青沪408海里),均在前海沿栈桥东侧上岸,设地缆引入青岛德意志帝国邮局内。

1900年10月,青岛德国电报局正式开业之际,清政府电报总局要求电政大臣袁世凯奏呈外务部向德国提出抗议。后经多次磋商,议定中国借用烟、炉水线,每日若干时通德国官报,吴淞、青岛、烟台3处德国水线与烟台、大沽、北京3处中国陆线通电。1907年5月,清政府电报总局总办周万鹏与德国驻沪总领事卜利订立合同,规定青烟、青沪水线交接办法及山东铁路附设电线限制办法;并购回京、沪及北京至天津铁路电线,付49175马克。

第二节 青佐水线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青烟水线被英国军队割断,日本人则将青沪水线割断。同年11月日本侵占青岛后,即利用青、烟、沪水线敷设青岛至日本佐世保电报水线。青佐水线全长536海里,始为军用,翌年7月间收发公众电报。1922年2月4日,出席华盛顿会议的中日双方代表签订《解决山东悬案条约》。该条约第26条规定:除沪、青、烟前德国水线之权利、名义、特权均归中国外,该水线被日本政府用以安设青佐水线之部分仍属日本所有。是年秋,在北京举行的中日鲁案善后会议上,经北洋政府交通部力争,日本被迫同意青佐水线由中日各得一半,青岛一端由中国政府运用,佐世保一端由日本政府运用,并规定在外国公司所有电信独占权未收回以前,中国政府暂委托日本政府代办。1924年12月北洋政府交通部与日本政府就青佐水线订立运用办法,并规定了分界,自东经125°3'50〃,北纬33°58'55〃之地起至青岛一段归中国所有,自该点至佐世保一段归日本所有,两段均长268海里。1925年2月1日,中国政府正式向日本收回青岛一段,前定细则协定开始生效。水线收回后,将原日本青岛海底电报局改称为青佐水线运用处,但实际上仍由日本人控制。运用处设主任、稽查、电师、庶务各1名,均为日本人,其主任对外竞称“青佐水线电报局局长”,中国北洋政府交通部仅派人担任报务总管兼测验员。运用处其余人员中国人日本人并用,比例为3:2。运用处电报设备为双工莫尔斯快机;电报多系日文,中英文亦收。营业和投递的公众电报概归青岛电报局办理。水线发生故障由日本递信省派水线船修理。

1933年1月,南京国民政府交通部为增进电报水线通信效率,特设水线总工程师1人驻上海,水线工程师数人分驻上海、青岛、天津、烟台等地,专管水线监修、测验及机械装置整理等事宜。青岛中日之间报务繁忙,中国去日本电报多由水线传递。1934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交通部电政司与日本递信省电务局正式签订报务合同。6月正式开放上海——东京无线电路,报价与水线报价相同。此后,青佐水线传递的电报日趋减少。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青佐水线运用处关闭,日籍人员撤至大连。1938年1月日本再次侵占青岛,原撤至大连的目籍人员重返青岛,随即恢复青佐水线通讯,并公然挂出“日本电信局”的招牌。该局直接归日本递信省管辖,业务处理照旧。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青佐水线即遭破坏,此后不曾修复。发往日本电报均由青岛至大阪无线电报电路传递。水线运用处日籍人员除极少数看守水线报房设备外,大部分被征入军队或转入电报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