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交通
2021-12-04

青岛地区的海上运输自古就比较发达。春秋战国时期,在句章、会稽、琅邪、转附、碣石五大古港中,琅邪港居南北海路中部,位列五大古港之首。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青岛地区海港活动中心向胶州湾转移。终唐一代,山东沿海港口以登州港为最,胶州湾诸港亦兴而盛之,唐、宋时期已与朝鲜、日本、南洋诸国、西亚沿海国家和地区通航。宋朝与辽对峙,板桥镇遂成山东第一大港,故有“胶澳海上交通肇于唐而兴于宋”之说。当时胶州湾板桥镇已成为全国著名的五大贸易港口之一,明代航海业发展到封建社会的极盛时期。明清时期多倭患而常海禁,塔埠头、金家口、青岛口等海上贸易时有断续。其中,金家口港开埠于明天启年间,兴盛于清乾隆时期,至烟台开埠之前,“南北贸易,此为枢纽,为沿海城市之冠”。清咸丰年间,塔埠头港淤浅日甚,“近岁贸易,一分于金家口,再分于烟台,闽广船遂无一至者”。清末民初,金家口港口贸易趋于衰落,昔日繁华不再。

 

青岛海洋交通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位于胶南的琅琊港。琅琊港是中国五大古港之一,也是中国联系世界的第一港。图为清代画家王和沛绘《琅琊台图》。

 

自唐朝就设立的板桥镇,依靠优越的地理位置,四通八达的水陆交通,与海外的交通和贸易很频繁。北宋时期设立市舶司,成为中国北方唯一没司港口和商贸重镇,上图为板桥镇遗址考古发掘现场。

 

图为清代《塔埠头港对外航线示意图》,表明青岛地区南北航线进一步开辟,国内航运之盛。

1840年鸦片战争后,航运主权逐渐沦于帝国主义列强之手,外国战舰商船开始自由来往青岛地区。1897年德国帝国主义强占青岛后,外国资本轮船业开始大量涌人青岛。英商太古、怡和,德商美最时、北德,日商大阪、日清,美商美隆及丹麦宝隆等船公司及代理行接踵而来,海运事业被帝国主义轮船业所垄断。1913年,来青岛的船只达1733艘267.9万载重吨,外国轮船达1679艘262.3万载重吨,占船舶吨位总数的97.9%,其中德、英、日分别占吨位总数的43.4%、31.1%和17.5%。德国殖民当局垄断了青岛的港航大权,对中国的资源进行了疯狂掠夺。1902~1913年,德国掠去煤炭341.46万吨,土特产芝麻、花生、大豆等源源不断从青岛输往德国,从1898~1914年,德国由青岛搜刮的总金额达4496万马克。日本第一次侵占青岛时期,大肆掠夺山东的丰富资源,向青岛和山东倾销日货,日本船只数量始终占青岛航船之首,最高时达70%以上,贸易额所占比重也由1913年的37%增至1921年的87%。

 

1891年6月14日,清政府议定胶澳设防。1892年10月12日。清军在前海兴建码头以供清军装卸物资和兵员上下之用,时称铁码头,大码头。大港建成后,栈桥运输功能逐渐衰退。上图为清军修筑的栈桥。

 

1898年9月2日,德国宣布青岛作为自由港向世界各国开放,自由港的范围包括整个胶州湾租借地。1905年缩小为保税港区。图为1906年的《青岛自由港区范围图》。

 

1901年7月,小港竣工投入使用,很快发展成为国内沿海贸易港口。上图为帆樯林立的青岛小港

 

1904年6月,胶济铁路全线通车,铁路线直接铺到码头上,实现了铁港联运,提高了运输效率。

 

1906年德国在5号码头安装了150吨大型固定起重机,用于港口大件装卸。图为起重机起吊图。

 

青岛开埠后,英、德、日等国轮船公司先后开辟青岛至烟台、天津、大连、牛庄、安东(今丹东) 、上海、香港、广州的客运航线,主导了青岛的海上客运市场。上图为北德意志公司“歌本(Goeben)号”靠泊青岛大港二号码头。

 

日占青岛时期,日本大力扩张航运势力。日本邮船株式会社1915年3月设立,位于馆陶路12号。经营青岛至日本航线,拥有大阪一青岛线、大连一西雅图线、青岛一门司线、青岛一神户线,总吨位83144吨,航行日本至利物浦、汉堡线,挂靠青岛线。

1922年北洋政府收回青岛后,华商集资购船发展青岛民族轮船业。至抗日战争前夕先后有肇兴、政记、裕盛等32个船行经营沿海运输业,资本总额约有180万元。但处在外国资本雄厚势力的夹缝中,经营艰难,时常停业转业。20年代以来,外国航运势力在青岛沿海竞争更加激烈。青岛11条洛海定期航线共投入轮船62艘,11.27万吨。1927年,青岛运往沿海口岸货物共值3765万关平两,中国船只承运87万两,仅占总数的2.31%。1930年,轮船招商局来往青岛的轮船和青岛民族轮船业各公司的轮船约有52艘,吨位总数约6.1万吨,仅占青岛沿海运输船舶吨位总数的8.2%。而这一时期,青岛远洋航线上的各国航运发展更为迅速,英、日、美、德等国调派新建大吨位快轮投入竞争,青岛通往欧美15条远洋航线全部为外国垄断,共人轮船144艘,达108.2万吨。30年代在青岛设立的外国轮船公司机构达16家,多国航运势力竞争的局面持续到抗日战争爆发前夕。

 

1928年,轮船招商局在青岛绥远路13号设立分局,开辟青岛至上海、广州、福州、天津、营口、大连等航线。

 

20世纪30年代,为满足港航泊位需求,青岛市政当局加大了港口建设力度。1936 年2月,建成三号码头,作为煤炭和木材专用码头,可同时靠泊6000吨级轮船8艘。当时报纸给予极高评价,认为是“我国接收以来最大之工程,亦全国有数之事业”。上图为大港三号码头落成典礼。

 

20世纪30年代《青岛海上交通图》

日本第二次侵占青岛后,青岛民族轮船业各船行船只被日军强行占用,为日军装运由内地掠夺而来的物资和劳工,各船行大都破产倒闭、1938年从青岛港输出的劳工33976人。日本侵略军独霸青岛港,强制第三国船只不得利用青岛港的码头设备,进出青岛港的船只几乎为日本所垄断。在此期间,日本对中国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仅煤炭、食盐两项,1940年由青岛运往日本煤炭125万吨,8年期间共掠夺食盐216万吨。青岛的水运员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对日本侵略者进行了坚决斗争。1943年5月,裕泰船行的“同兴轮”解除了护航的伪警武装。同年12月,工艘日本轮船上的申国船员13人,在地下共产党员的领导下秘密起义,从青岛把船开到已解放的乳山口。1944年秋,日军大型轮船“龙海丸〃上9名中国船员从青岛港起航后杀死押船的5名日本兵,把船开到已经解放的江苏省赣榆县柘汪镇,将船上5万匹军用布交给了人民政府。

 

20世纪30年代运输繁忙的二号码头。

 

1938年,日本为利用青岛港掠夺华北资源,拟定了《青岛港扩建计划图》,但这一计划因日本战败而未果,只在1943年完成了六号码头修建。上图为日本人绘制的《青岛港扩建计划图》。

抗日战争胜利后,招商局青岛分局接收日军强占的船只55艘,一部分退还各船行,使青岛民族轮船业的利达、瑞丰、海通等15家公司得到逐步恢复和发展,拥有轮船96艘,总吨位55011吨。招商局青岛分局先后开辟青岛至大连、上海、天津等沿海航线。至1949年6月青岛解放前夕,招商局青岛分公司全部船只随国民党军队撤离,民族轮船业大部分船只被国民党军队强行征用去台湾和香港,剩下20艘破旧船只,总计只有1865载重吨。

1949年6月青岛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青岛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接管了国民党政府航政机构和招商局轮船公司青岛兮公司。接收时除房地产和一些陈旧设备外,没有运输船舶,无法从事海上运输业务。真到11月,胶东军区海防办事处航运大队调人青岛15艘船舶,总计4303载重吨,开始经营航运业务;1951年2月,组成“中国人民轮船公司青岛分公司”,并以此为基础,先后从安东、大连、烟台等地调来船舶,于1953年组成“山东省交通厅航运管理局青岛分局〃,开展沿海客货运输。随着美帝国主义对中国封锁、禁运的破产,来青岛港的外轮急剧增加。1953年正式组建“中国外轮代理公司青岛分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外代”),统一办理船舶代理业务;同年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青岛港务监督”,代表国家统一管理青岛港区水域安全秩序。

 

建国初期,乘坐轮船出行是当时主要交通方式之一。青岛开辟青岛一石岛一大连、青岛一上海两条海上客运航线。图为1956年,青沪航线复航的纪念合影。

 “一五”时期,青岛海运货厍量从1952年的44万吨增加到1957年的118万吨,年递增率为21.8%。当时,青岛对外贸易远洋运输是由国家通过与社会主义的海运合作和租用侨、华商船与外籍商船进行的。1957年,国家租船参与青岛港进出口货物运输。青岛外代代理资本主义国家轮船公司航线20余条及侨商经营的青岛至港、澳、东南亚近洋航线。至1959年,累计代理货运量535.2万吨。1961年新组成的山东省交通厅海运局职工已发展到5156人,拥有各类运输船只58艘,总吨位8135吨,并辖2个船舶修理厂,1个筑港工程队及管理山东省沿海14个地方港口,形成了初具规模的海运企业。1956~1966年,海运客货运量,吞吐量年递增8%,利润年递增23%。

60年代,中国远洋运输船队组建。1964年6月由青岛通航日本,成为建国后国轮开辟的青岛第一条国际贸易运输航线。此后,中国远洋运输公司船队成为青岛外贸远洋运输的主要力量。1977年“青岛远洋运输公司”(以下简称“青远公司”)成立,当年共接远洋轮船21艘,达62万载重吨。

 

图为20世纪 60年代,广州一青岛一大连航线开辟后,旅客登船的照片。

 

1968年,青岛港煤炭专用码头——七号码头建成投产,码头长160米,前沿水深9米,年通过能力达450万吨,是青岛自行设计、自行施工的中国第一座机械化煤炭码头。

 

20世纪50~70年代,港口装卸逐步由人抬肩扛向机械化装卸转变。上两图为20世纪50年代初,矿石码头工人依然用人力进行装船作业;下两图为20世纪60年代起,码头工人开始用铲车、电瓶车、拖拉机和皮带机等动力机械进行装船作业。

 

为满足海上客运需要,青岛港相继改造了6号码头,新建了能容纳2000 人的客运站,设施配套齐全。1977年 10月正式投入使用,结束了青岛没有客运泊位的历史。左图为新建成的青岛港客运站和靠泊的轮船。

 

从1974年,青岛开始兴建当时全国最大的杂货码头——八号码头,1985年竣工使用。八号码头的建成使青岛港吞吐量在当年一举突破3000万吨。上图为建成时八号码头的俯瞰图。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对外开放和对内搞活经济方针的贯彻执行,青岛海运事业得以迅速发展。1985年,青远公司已拥有2~12万吨级的远洋散装货轮52艘,总载重吨达202.9万吨,成为中国最大的散装货国际海洋运输的专业公司,运输航线直达世界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300多个国际贸易港口,至1985年底共完成货运量4249万吨,货物周转量2973亿吨海里。青远公司已成为有较强国际竞争力的一支海运力量。与此同时,地方外贸运输事业也得到迅速发展。山东省交通厅海运局开始更新船舶,经营外贸运输业绎,开辟外运航线。自1980年2月首航香港之后,相继开辟青岛至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航线,到达这些国家和地区的26个港口,并与几十家客户建立了业务关系。山东外贸食品公司船队和鲁丰航运有限公司相继购进冷藏船和集装箱船,开展青岛至日本、香港、澳门的外贸运输业务。至1985年,地方从事国际贸易运输船舶已发展到11艘70242载重吨;由单一的杂货运输,发展到可承运杂货、冷冻货、集装箱及大型成套设备,共完成货运量180万吨。“六五”期间,青岛外轮代理公司代理货运量是1978年前25年的1.23倍,代理船舶净吨位是前25年的1.06倍,建立代理关系的船公司已从50年代初期的10余家发展到300余家,业务范围也不断扩大,不仅为国内几十家轮船公司和山东及青岛地区众多的专业进出口公司、工贸公司、地贸公司提供代理服务,而且与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700多家航运、货运、贸易公司和工商业、金融机构建立起良好的业务合作关系,成为中国第四大外轮代理公司,业务工作量居全国同行前列。

 

20世纪80年代《青岛近海海运航线图》

1986年,青远公司、青岛海运公司等4家海运企业共拥有运输船舶76艘224.59万载重吨,其中远洋运输船舶62艘223.47万吨,沿海运输船舶14艘1.12万载重吨;完成货运量1017万吨,货物周转量591亿吨海里,分别比1952年增长23.3倍、719.7倍,比1978年增长1.O3倍和2.35倍。1986年底,列为青岛市当年13项重点工程之一的青岛至黄岛轮渡航线通航,加速了黄岛区和青岛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发展建设。

1986年,青岛外轮代理公司代理船舶2336艘次,代理货运量1385万吨,分别是1953年的6.53倍和20.2倍。是年,青岛船检分局捡验各类船舶797艘次,比60年代平均增长七八倍,其中外轮169艘,国内新造船舶51艘,并对山东省的80多家船用产品厂的23类船用材料和机电产品进行检验、认可和发证。1986年12月,国务院在青岛召开港口管理体制改革会议,确定青岛港下放地方管理的同时,将青岛港务监督从青岛港务局划出,于翌年3月组建青岛海上安全监督局。该局组建后至当年底,共完成中、外船舶进出口联检1386艘次,进出口签证3O32艘次,处理船舶违章15艘次,调查处理海事33起,对船舶防污染宣传953艘次,检查船舶防污染文书537艘次,处理污染事故33起,监装监卸危险货物180艘次,有效地促进青岛港航安全文明生产,改善水上秩序,提供航海保障,收到良好的社会效益。

1990年底,建成前湾新港区一期工程的2个杂货泊位,使青岛港成为拥有全国最大的、能停靠5万吨级船舶的综合性杂货码头和全国最大的、能停靠20万吨级油轮的原油进出口码头。港口生产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至1990年,青岛港与121个国家和地区的450余个港口通航贸易,年出入青岛港的船舶达3000多艘次。当年,港口吞吐量完成3034万吨,列上海、大连、秦皇岛之后,居全国海港第四位。港口总收入达2.6亿元,实现利润8719万元。90年代,前湾港一期工程、二期工程,20万吨级矿石码头等项目相继竣工投产,使青岛港具备集散装货物、集装箱、原油为一体的综合生产能力。

 

20世纪90年代初,为及时跟上航运界集装箱发展步伐,青岛港将八号码头最好的六个泊位改造成集装箱泊位,集装箱吞吐量每年以30%的速度增长。图为改造后的八号集装箱码头20世纪90年代初,青岛至韩国仁川海上国际客货运航线开通。左图为1993年5月24 曰威东航运有限公司的“金桥”轮担任首航任务,载客 230名、出口集装箱66个标准箱。

 

自20世纪90 年代以来,青岛在改造老港区同时,把目光投向隔海相望的前湾港区,顺应国际航运船舶大型化、深水化、专业化的发展趋势,相继建成了原油、煤炭、矿石、集装箱四大专业深水码头,奠定了青岛港作为上述四大货种中转大港的地位,有力地拉动了临港工业的崛起和腹地相关产业的发展。

 

1995年,日本阪神发生大地震,青岛港联合中国远洋运输公司及时承揽国际集装箱货运业务,发展成为中国大陆港口第一个国际集装箱中转港,实现了装载量的飞跃。

 

青岛港的振兴腾飞,从老港区改造开始,疏浚航道、修建大道、改造码头、库场,提高装卸效率。历经数次改造,百年老港旧貌换新颜,发展成为世界知名的现代化大港口。上图为改造后的老港区新貌。20世纪90年代初,青岛至韩国仁川海上国际客货运航线开通。左图为1993年5月24 曰威东航运有限公司的“金桥”轮担任首航任务,载客 230名、出口集装箱66个标准箱。

进入21世纪,青岛市经济发展重心“西移”,青岛港港口码头全线转移至开发区前湾港,使青岛港逐步成长为全国唯一的集煤炭、矿石、集装箱、原油四位一体的世界级大港,并由此带动了临港产业的迅速崛起。2001~2005年,青岛港在没有新建码头、通过能力不足的条件下,以永不满足、永不灰心、永远前进的气概,加大技术改造和科技创新,用1亿吨的能力先后实现1.2亿吨、1.4亿吨、1.6亿吨、1.8亿吨的生产量,集装箱用225万标准箱的能力实现300万、400万、500万、600万标准箱吞吐量。2005年,港口完成吞吐量1.87亿吨,其中外贸吞吐量1.42亿吨,成为中国第二个外贸亿吨大港,集装箱吞吐量630.7万标准箱,列中国大陆港口第3位。进口铁矿石和进口原油吞吐量均占全国进口总量的四分之一。5年间,港口年吞吐量每年增长2000万吨,累计完成吞吐量71644万吨,相当于1949~2000年51年的总和。

 

青远公司超大型砂船“宇中海”号在航行中

 

青岛前湾港全景

至2005年,青岛港拥有13个深水集装箱专用泊位,泊位岸线长3400米;有全国最深的泊位,吃水深达17.5米,最大可停靠10万吨级集装箱船舶;有全国最大的集装箱堆场,总面积约225万平方米;有设施先进的保税物流仓库;有5万吨级的全国最大的保税冷冻仓库。港口配备桥吊46台,吊具最大负荷达到80吨,最长外伸距达到70米,其中桥吊负荷为沿海港口最大,使青岛港成为众多客户引进国外设备的首选口岸;与码头相配套的轮胎吊、拖车、重(空)箱叉车,均为世界一流水平;有全国最多的冷藏箱插头,冷藏箱吞吐量居全国港口第一位。青岛港创造了世界集装箱装卸第一效率“振超效率”“10小时保班”“零时间签证”等服务品牌,其中集装箱作业最高单船效率达498自然箱/小时。全球前20强船运公司在青岛港开通140多条国际、国内航线。每月超过600班次的航班密度,使青岛港成为中国北方最繁忙的港口以及航线密度最大的口岸。开通青岛至西安、郑州、成都、兰州、太原、阿拉山口的“五定”(定点、定时、定价、定线、定车次)班列,形成以青岛港为中心辐射全国的铁路运输网络。

 

2012年中远以青岛港为基地的《远洋航线图》

 

面向“十二五”,青岛按照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战略规划,跳出胶州湾,开发董家口新港,再造一座三亿吨大港,成为山东半岛蓝色经济区的强力引擎。上图为2010年11月,董家口港区40万吨矿石码头的两台世界最大的卸船机安装成功,标志着董家口港建设取得了阶段性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