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文化
2021-11-30

青岛东临黄海,地处亚欧大陆和太平洋交汇地带。上古时代就有先民在此处傍海而居,在远古历史演化的暗夜中迸发出早期华夏文明之光。春秋战国以后,这里又成为中国沿海的重要口岸。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渔盐、航海、海港、海商、海防、妈祖等海洋文化元素,一直伴随着青岛发展壮大。

考古发现的即墨金口北阡遗址表明,早在7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这里繁衍生息,见证了北辛文化和大汶口文化的传承。胶州南关的三里河遗址,见证了6000年前的大汶口文化和4000年前的龙山文化。平度淄阳河水库东北部的东岳石遗址,见证了公元前1900—前1600年之间的岳石文化。此外,在青岛辖域,还发现属龙山文化的城子遗址、石源遗址、徐家沟遗址等。这些人类生活遗址,不但明晰了青岛地域上古文明发展脉络,同时也填补了黄河流域、胶东半岛文明发展链条的空白,形成了由山东后李文化、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构成,谱系清晰、脉络连贯、特色突出的山东半岛海岱区域文明发展序列。遗址出土的贝壳、鱼骨、陶网坠,说明上古先民已奔向海洋,靠采贝、捕鱼依海营生。出土的斧、铲、镢、锛、凿、刀、镞等农具和粟、黍、稻、麦等农作物,表明上古时代农业生产就已初具规模,并有粮食储存。鼎、钵、罐等陶器和青铜器、黄铜器的大量发现,表明先民已掌握较为成熟的手工业制作技术。据战国史书《世本》记载,炎帝(一说神农氏)时的诸侯夙沙在今城阳红岛区域首创用海水煮制海盐,后世尊崇其为“盐宗”,后在红岛多次挖掘出煮盐的古井,可以印证上古时期的青岛先民就已掌握海盐制作技术。上古时代的青岛地域海洋文化已现雏形,为后期海洋文化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


◎即墨金口北阡遗址出土的贝壳、石磨盘和石磨棒。

夏商周时期,在青岛地域形成了一些带有浓厚氏族部落特征的东夷古国,主要有莒、夷、介和莱。西周初年,姜子牙封齐后,推行“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的政策,在富民强国的同时,尊重齐地的文化风俗,封“天、地、日、月、阴、阳、四时、兵”八主神,并建祠供奉。其中的四时主祠建在今黄岛区的琅琊台,兼做四季天象观测,是中国迄今已知遗迹尚存最早的观象台,中国古天文学的萌芽在这里萌发。姜子牙的治国理念,对后世青岛地域海洋文化的发展走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春秋战国时期,琅琊港已是名声最为显赫的中国沿海五大港口之首。公元前219年,秦始皇东巡驻跸琅琊,遣徐福带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展现了秦始皇向海外探索的雄心与远见。根据史书记载和文物遗址考古发掘,学者们多认为徐福的最后去处是日本,对于传播中华文明和东方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产生了积极影响。汉文帝三年(前177),琅琊不其(今城阳)人王仲为避祸携全家由不其乘船东去,于朝鲜乐浪郡(平壤附近)一座山中隐居安家,后来成为颇有影响的“乐浪王氏”家族。表明早在秦汉以前,青岛先民的航海技术已具雏形,开辟出一条通往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的“循海岸水行”航线,发展到汉魏时期,正式记载于《三国志》,后来成为东方海上丝绸之路。

汉武帝建元元年(前140),曾官拜上大夫的张廉夫访仙问道来到崂山,建起“三官庙”和“老子庙”(即太清宫雏形),并在此修行、课徒,为全真教随山派和崂山道教祖庭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张廉夫也被崂山道士视作开山祖师。两汉时期,儒家经学在青岛一带兴盛起来。汉宣帝(前74—前49)时期,著名古文经学传授者、胶东庸生多次辞官,在胶州讲学授经。东汉建武六年(30),不其侯伏湛就国,并在此传授今文经学。北魏时期,赴天竺(印度)学习梵书佛律的法显乘船从海上归国,几经辗转,随风浪漂浮至沙子口登岸。在沙子口栲栳岛建石佛寺,向僧俗推介他从印度带回的正统律藏,崂山就此成为中国最早传播佛教正统律藏的地方。北魏光州刺史郑道昭及其子兖州刺史郑述祖,先后在今平度天柱山刊造刻石《此天柱之山》《天柱山铭》《天柱山颂》等书法作品,刻石隶书上承篆隶遗绪,下开隋唐书风,在中国书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青岛地域“儒、释、道”文化的兴起和发展,使之成为对外文化交流的海上桥头堡。

唐代,高祖李渊始设板桥镇(今胶州),高丽和日本的商贾、使臣、僧侣由此到中国,或贸易、或国事往来、或宗教交流等,板桥镇的经济、政治地位逐步提高。唐会昌五年(845),日本高僧圆仁辗转密州海口(位于胶南)、即墨,遍游大珠山、崂山、赤山、田横岛等地,两年后由此渡海回国,写就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被国际学术界誉为与唐玄奘《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东方见闻录》齐名的“东方三大游记”。唐咸通八年(867),新罗人崔致远来唐留学,中和四年(884)归国前,羁泊密州大珠山,游历巉山,在大珠山、巉山创作诗文各10篇。崔致远被韩国学术界尊奉为汉文学开山鼻祖,有“东国儒宗”“东国文学之祖”称誉。圆仁、崔致远的游记和诗文创作是唐朝和日本、新罗文化史上的重要文学遗产,也是古代中国与日本列岛、朝鲜半岛文化交流的历史见证。

北宋初年,由于宋、辽对峙,山东半岛北部登州、莱州因“地近辽帮”而闭港,板桥镇成为北方唯一的开放港口。宋与高丽之间的封贡政治关系和经济文化往来,主要通过密州板桥镇港口实现,海内外运抵北方的商品大多集中到板桥镇中转或销售,与高丽国及日本列岛诸国的互市贸易极为活跃。高丽遣宋使团大多在板桥镇登陆,北宋朝廷为对等安排高丽使节和海商的接待规格,在板桥镇建起数处高丽亭馆。元祐三年(1088),朝廷批准升板桥镇为胶西县,并设市舶司,在板桥镇外港塔埠头设抽解务。之后,进出口货物远多于杭州和明州两个市舶司口岸,抽解和博卖等收入也大多领先,密州商税额有“天下诸州之首”之称。至此,青岛地域成为面向日韩、连通南北,中国北方最大的政治、文化、经济综合性对外交流海洋枢纽口岸。

元末明初,倭寇对山东沿海侵扰加剧,明太祖朱元璋下令在沿海要冲遍设卫所加强海防。卫所制成为明代基本军制。洪武五年(1372)设置灵山卫,辖胶州千户所、夏河寨前千户所和灵山卫千户所。洪武二十一年(1388)设置鳌山卫,辖浮山前千户所、雄崖千户所和鳌山卫千户所。由于卫所军户守边御倭屯田,烽烟告急出战,海上平静事农,以卫所为中心形成百业兴盛的区域社会,在御倭保境、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等方面均发挥过不可替代的作用,形成较为完整的海防文化体系。

明成化三年(1467),南北海商在青岛口附近修建天后圣母庙(即天后宫),主要供奉海神妈祖。崇祯末年又募捐修建戏楼、钟楼等,基本形成天后宫现在的规模。此后,独具中国海洋文化特质的妈祖文化在青岛地域开枝散叶。清同治年间编纂的《即墨县志》记载:“(即墨)天后宫三:一在东北九十里金家口,一在县西南五十里女姑口,一在县西南九十里青岛口。”金口天后宫,始建于明代中叶,至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共五次修复,随着即墨金口港的兴起和发展而香火日盛。金口港是明清时期胶东地区主要对外贸易港口,民国初年《中华新形势一览图》载:“市街宽敞,店肆栉比,为沿海城市之冠。当烟台未开埠以前,南北贸易,此为枢纽。”明清时期,青岛一带作为中国沿海重要枢纽口岸,形成了塔埠头、金口、青岛口、灵山卫、女姑口、沧口、沙子口、登窑口和薛家岛等众多港口。往来商贾、船工、渔民大都信仰妈祖,供奉妈祖的天后宫也大都依港而建。发展至清末,青岛地域共有青岛口、沧口、沙子口、塔埠头、女姑口、金口6座天后宫。妈祖崇拜在青岛沿海广为传播,衍生了出海祭拜、妈祖庙会等具有海洋特色的文化习俗。妈祖文化为青岛地域海洋文化注入了“爱国、勤劳、博爱、助人”的精神特质。


◎清末时的青岛口天后宫

1883年底中法战争爆发,法国欲兵占胶州湾,清廷设防胶州海口。1869年,德国地质和地理学家李希霍芬考察山东,认为“欲图远东势力之发达,非占胶州湾不可”。面对德、法等国对胶州湾的窥探觊觎,1891年6月,李鸿章和山东巡抚张矅到胶澳查勘,认为“实为旅顺、威海以南一大要隘”,13日与张矅联袂具折:“胶澳设防实为要图”,“自应预为经画,未可再缓”。次日,光绪皇帝下旨“著照所请”,正式批准在胶澳设防,青岛自此建置。作为国家海防战略要地,青岛城市发展就此起步,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再次被赋予特有的海防文化基因。

1897年11月14日,德国借口“巨野教案”,强行攻占胶澳,强迫清政府签订了《中德胶澳租借条约》,开始了长达17年的殖民统治。为把青岛建成“模范殖民地”,德国人按照“军事基地和商港”的定位,编制城市规划,投入巨资筑港口、修铁路、设海关、开工厂、办学校、建教堂,青岛城市化发展渐成规模。美国、英国、俄国等国相继建立驻青岛领事馆,西方人大量涌入青岛,舶来的西方文化在这里与中国传统文化碰撞融合,使青岛地域海洋文化的洋味更浓。此后,日本两次侵占青岛,依托胶州湾的天然良港,把青岛作为掠夺中国财富的中转口岸和军事基地。1919年,北洋政府在巴黎和会上,欲将德国在青岛及山东的权益全部转让日本,激起国内各界强烈抗议,青岛成为五四运动的导火索。20世纪30年代,东西方文化汇聚、传统与现代并存的青岛,成为众多新文化运动文化名流聚集地,闻一多、沈从文、臧克家、老舍、萧军、萧红、王统照、洪深等在青岛创作了许多对中国文化有重要影响力的文学作品。1897年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53年间,青岛成为五方杂处、四海同居之地,海洋文化得到进一步锤炼和升华,呈现新旧观念并存、中外习俗共生、中西文化交融的特点。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青岛海洋科技、海洋教育、海洋产业等得到长足发展,海洋文化进一步繁荣。特别是以青岛为中心,发起了“鱼、虾、贝、藻、参”五次海水养殖浪潮,使中国的水产业实现了“海水超过淡水,养殖超过捕捞”的历史性突破,进一步拓展了蓝色空间的新一轮“海土文明”。改革开放以来,青岛以其山海相融的自然地理特色和区位优势,成为国家对外开放的最前沿。1984年,青岛市被列入首批全国沿海开放城市。1986年,国务院批复对青岛市实施计划单列。2008年,青岛成功举办第29届奥运会帆船比赛,帆船运动这项具有海洋文化特色的海上运动,让青岛成为享誉世界的“帆船之都”。随着对外开放的全面推进,青岛海洋文化吸纳“开放、包容、互鉴”的现代海洋文化理念,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全球新型海洋文化观在青岛逐步形成。


◎青岛西海岸新区(孙进涛摄影)

2014年,青岛西海岸新区设立,是国务院批准的第9个国家级新区。2018年,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会议在青岛举行,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在青岛设立。2019年,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青岛片区设立。作为中国沿海重要中心城市、黄河流域主要出海通道和欧亚大陆桥东部重要端点,众多国家战略落地青岛,旨在更好发挥青岛在“一带一路”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建设和海上合作中的作用,加强中国同上合组织其他国家互联互通,推动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格局。2021年,青岛港完成货物吞吐量6.3亿吨,居全国第4位;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371万标准箱,居全国第5位。全市实现海洋生产总值4684.8亿元,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达33.1%。青岛这座具有7000年文脉传承的中国历史文化名城,海洋文化被赋予更加丰富的全球化内涵,正以更加广阔的胸襟情怀、更加坚定的文化自信扬帆启航,努力打造现代产业先行城市、引领型现代海洋城市、国际化创新型城市、国际门户枢纽城市、宜居宜业宜游高品质湾区城市、现代化治理样板城市,向着建设“活力海洋之都、精彩宜人之城”的目标奋力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