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述
2015-02-02

自青岛建置至抗日战争前夕,青岛市场除1924年粮食价格大幅上涨,对当年物价水平影响较大外,其余年份处于基本稳定状态。1937~1945年,日本对青岛进行疯狂侵略和掠夺,导致物资供应短缺,物价连年上涨,尤其是1941年12月~1945年8月,主要商品销售价格,以1937年6月为基期计算,1942年上涨近7倍,1945年7月上涨达3500倍。自1945年9月实施新法币至1948年8月,10种主要商品销售价格上涨5900倍。1948年9月之后,金圆券恶性膨胀,10种主要商品销售价格短期内疯狂上涨107万余倍。

解放后,青岛市实行单一的计划价格管理体制,采取行政手段管理价格。1953~1958年,青岛市物价一直保持稳定,年均上涨幅度为0.67%。1961~1965年,因农业歉收,市场农产品供应紧张,市场零售物价指数上涨,其中最大上涨幅度为1961年的4.4%。“文化大革命”时期,青岛市采取长期“冻结”物价的措施,积累不少价格矛盾,农产品、矿产品、原材料等价格严重背离价值,比价关系很不合理,价格未能发挥配置资源、调节供求、平衡利益的作用。同1965 年相比,1978年全市零售物价总指数下降3%,但集市贸易价格却上涨40%。

概  述

1979至1984年10月,按照“计划经济为主, 市场调节为辅”的指导原则,青岛市以调整扭曲的价格结构为重点,采取“调放结合,以调为主”的改革方式,对价格体系进行重大调整,逐步解决粮食收购价格偏低的问题,缩小工农业产品价格的“剪刀差”(即工农业产品交换时,工业品价格高于价值,农产品价格低于价值所出现的差额,因用图形表示呈剪刀张开形态而得名),原材料产品价格和加工业产品价格比价突出不合理的状况有所改善。同时,对价格管理体制进行部分改革。下放部分价格管理权限,放开轻工业品、手工业品等小商品价格。1981~1983 年,分3批放开工业品中的1500余种三类小商品价格。

1984年11月至1988年9月,按照有计划商品经济的要求,青岛市以转换价格形成、运行、约束机制为重点,采取“调放结合,以放为主”的改革方式,把市场机制引入价格管理过程,对农产品价格采取国家管住一块、放开一块的“板块”制,对基础性生产资料价格实行计划内外的“双轨制”。通过下放价格管理权,初步形成中央、地方、企业分级管理,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市场调节价三种价格形式并存的新格局。价格管理实现由单一的行政管理逐步向经济、法律和行政手段相结合的管理形式过渡。

1988年10月~1991年,按照国务院《关于加强物价管理和严格控制物价上涨的决定》精神, 青岛市将整顿经济秩序作为价格改革的重点,调整、补充、完善已经实施的改革措施,价格管理体现出“调、放、管”相结合的特点。

1992年起,青岛市按照以市场形成价格为主的指导原则,以快调快放价格为重点,加快价格改革步伐,有计划、有步骤、大范围地放开400余种(类)商品价格,对部分放开的居民基本生活必需品价格分别实行利润率、差价率控制和提价申报、调价备案等办法。同时,对棉花收购价格实行“双轨制”,提高公有住房租金标准,对化肥、农用柴油等农业生产资料实行最高销售限价,在市区18家企业试点试行峰谷电价,初步形成以市场取向与政府价格政策调控结合的价格约束机制。1994年,全国物价形势严峻,通货膨胀率高达24%。青岛市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当前经济情况和加强宏观调控的意见》,未出台市管价格项目的调整意见。但当年居民消费价格水平仍上升26.9%,为改革开放以后的最大涨幅。

1997~2000年,青岛市采取“控中求改,择机调放”的改革方式,发挥价格政策在扩大内需和促进经济发展中的作用。1999年6月,取消通货膨胀时期制定颁布的价格监管措施和企业降价销售的约束性规定,对粮食实行保护价敞开收购、顺价销售;将棉花收购价格由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放开销售价格;根据国家计委、建设部《城市供水价格管理办法》,推行阶梯式水价,开征污水处理费。2000年,提高公有房屋租金标准,调整房屋拆迁补偿标准和住房改善标准及部分集中供热价格,清理整顿汽车、住房消费领域的收费和政府建设性基金,取消部分收费项目。

2001~2005年,青岛市以完善价格形成机制和宏观调控体系为重点,进一步缩小政府定价、政府指导价的范围,扩大市场调节价的比重。至2005年,在农副产品收购总额、生产资料销售总额和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97.7%的农副产品、91.9%的生产资料、95.6%的社会消费品价格实行市场调节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