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掌故
2019-12-23

“周半城”

即墨老城区内的西南方位,沿即墨老县衙前的十字路口再前行四十米,有一条东西向的道路,这条道路历史上的名称叫新会街,1949年后又改称行政街,关于这个名字,好多即墨当地人了解的不是很全。

清朝中叶,因即墨周志让在广东新会县任知县,由于政绩突出,受到当地人民热爱,故以周志让担任过知县的县名来命名此街名,这种做法的好处在于彰显时代英才,激励后学,这种做法与当时的树碑立传的作用是相同的。

清朝咸丰、同治年间在这条新会街的南面,有一片建筑豪华的住宅,东至立法街,西至新生街,南至礼义街,北至新会街,面积为9640平方米。据1952年史料记载,这片区域有住房489间。

这片建筑由于规模较大,加之这里的住户又是即墨的望族——周家,所以被即墨老城区的人们习惯地称为周家大院,又因为这片建筑连片,且规模较大,占即墨老城区的近四分之一,即墨老城区内人们又形象地称为“周半城”。1949年前,周家大院面向新会街的门口有三个,其余门口朝北,居住在周家大院的人出入都需经新会街。

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整个院落进行大修和重新布局,主要有曾任清朝潼关道台的留村周铭旗(1828—1913)及儿子周熿业(1850-1927)建设和居住,这个家族时为即墨城里一个门第显赫的官宦世家。后来周铭旗的后人——周立臣、周峰阡、周育生在此居住,其家族兴盛近百年,至1949年,这个曾经辉煌的家族逐渐走向衰败。1949年至1950年夏,南海专署和即墨县政府在这个院落办公,1955年以后,周家大院被城建局租赁给一些公务人员、工人、当地村民,作为临时房使用,一直延续到1985年,后来这些长期缺乏修缮的房屋被私人买断至今。

现存两个相对完整的院落,称行政街1号院落和行政街3号院落。

行政街1号院落,大门框还在,但门和门槛都不知去向,门楼西有一个门房,有两条胡同。内有房屋23间,各房屋顶小板瓦有的已更换。内1号滴水保存较好,饰有五星和蝴蝶纹饰,房屋木架结构保存较好,小门楼结构保留古建筑风貌。内3号过道,两边各一壁龛,寿字和圆形方孔铜钱纹饰,屋顶小板瓦和滴水保存较好。

行政街3号院落内有19间房屋,大门过道一个,基本保存完好,两边有石础及木柱,木檁八字梁,出檐,房屋顶部小瓦及滴水保存完好。

五福巷民居

五福巷民居建于清道光年间,位于即墨老城区的西北方位,在新建村辖内,位于即墨老县衙十字街中心西123米处北侧,南北长194米,南端起于现中山街,北端至后庵街,和即墨另一处景观——鬼胡同相近,巷宽2.7米,巷东与即墨古县衙相距50余米。原为道光年间(1821—1850)黄县人丁余庆出资主办的“共来”当铺。即墨史料显示,1935年以前,即墨区域内大小规模的当铺达九十余处,主要分布在即墨老城区和即墨金口周边,黄县丁氏家族的“共来”当铺在这个行业可谓翘楚,为即墨的经济发展贡献颇多。由此,在即墨民间被一些学者和广大市民称为即墨金融一条街,五福巷金融街的兴衰变化史,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即墨历史、文化、经济的变化和兴衰。

1921年,因国内军阀混战,经济秩序受到很大冲击,五福巷的创建者丁氏后人,已经无法经营典当业,被迫关门停业。五福巷这些院落被五家富户整体购置,至1947年改名为现在的名字——五福巷。

改名后的五福巷内建筑规模和形式基本没有改动,大门内东西各有两处院落,形成现在这种既为一个整体,又各自相对独立的格局。是公认的即墨老城区现存最完好的民居群落,2000年被即墨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即墨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两处院落土地面积3650平方米,东西两边分别排列十七套四合院,从外观上看,全为青石砖木结构,硬山顶,顶覆灰色小瓦。这些建筑中的石材大多取自即墨周边的崂山、马山,石材主要用在过门、台阶、房屋基石等处。砖大多为即墨城南烧造,色泽黑灰,便于加工砖雕,五福巷内的砖雕历经近二百年依然清晰可见。木材主要取自北方的楸木、榆木等,这些木材虽然不适合加工木雕,但有使用年久、不变形的优点。

五福巷内存的十七套四合院,基本是庭院式布局。由外向里分别为大门、影壁、垂花门、大院、正房(坐北朝南)、后罩房,正房的东西两侧是厢房,正房和厢房有耳房,个别四合院在刚进大门的第一进院落有倒座房(坐南朝北)。

五福巷民居四合院的大体布局,符合北方四合院的主要特点,是典型的北方清末民初风格,特点就是简约大方稳重。

段羊马虾乔蝴蝶

即墨民间,特别是书画界有一句传统的俗语“段羊、马虾、乔蝴蝶”,还有另外一个版本的俗语其内容大致相同,只是将三位中的一位画家换成了胶州人宋孝真,曰“宋竹、段羊、马虾子”,这两个版本的俗语其实体现了一个意思,即是这四个人的绘画如何精到,所绘的某一动物是如何传神。

段琨(1735—1799),字琴山,号守朴,清代乾隆年间人士,即墨磨市村人,历史上著名书画家,史料缺少记载,传统上师法扬州八怪黄慎、边寿民。现有书画作品存即墨博物馆。

马志泮(1760—1857),字毓秀,号龙坡,别号懒仙,今即墨区七级镇龙湾头村人,历经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四朝,度过了九十七个春秋,可谓高寿书画家,时人评其“幼而聪慧,钟情诗画”。即墨博物馆现藏有其绘画十余幅。他的绘画多用干笔勾勒皴擦,山水间点缀上应景动物——驴。

马志泮的所谓“虾”,以河虾为主要描写对象,辅以水草衬托,使虾这种江河水中的寻常动物,经过艺术的加工跃上典雅之堂,成为当时人们争相追寻的艺术品。在即墨的历史上,马志泮不失为一个有作为、有造诣、有名望的历史文化名人,其人其作在即墨的文化史上均占有一席之地。

乔恍,清即墨人,生卒不详,考虑到即墨七级镇、移风镇周边有乔姓居民,乔恍当为七级、移风、刘家庄镇周边人士,乔恍工绘事,尤善于画蝴蝶,人以乔蝴蝶曰之。上述乔恍的介绍,源于王功仁先生编纂之《山东省科考名录汇编》。

宋孝真,字祥村,清胶州人,诸生。好吟诗,书画与高凤翰齐名,工绘竹石,淡墨传神,不亚张应召。擅作风雨墨竹,《风调雨顺图》留苏州平山堂,江山县有其所作《地舆通景图》。上述宋孝真的介绍,见于谢兆有等编著的《山东书画家汇传》。

马志泮、乔恍的家乡,现七级镇龙湾头村,清朝时隶属于今胶州市,因此,马志泮、乔恍的相关情况在即墨的史料上很少出现,对这些书画家其他情况需做进一步研究的同仁,可查胶州史志。

上述两种民间流传的俗语,所关联的人物,都是即墨与胶州两地的历史上的人士,在历史上两地的文化发展、传承、交流比较频繁,出现了许多有影响的书画艺术家,胶州有高凤翰,即墨有高凤翰的学生,也是高凤翰书画艺术的传承者郭琇之子郭廷翕,就是一个即墨与胶州书画界友好交往的典型事例,这些艺术交流上的轶事,至今被美术界广为传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