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据上的青岛一九四九
2019-12-20

1949年深深烙印在国人心里,永记史册。那个轰轰烈烈、翻天覆地、改朝换代、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的一年,开启了新中国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繁荣昌盛的新时代。让我们寻着当年老票据,追溯青岛1949年的难忘岁月。

1949年1月1日是星期六,新年第一天《人民日报》发表了毛泽东主席亲自为新华社撰写的题为《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此时的青岛已经成为一座“孤岛”,国民党的第十一绥靖区残口延喘把守着青岛,还有美海军第七舰队盘踞在青岛港。此时的山东境内仅剩青岛、即墨和几个小岛没有解放。随着1月28日除夕的临近,物价开始上涨。早在1948年8月,国民政府就开始了金圆制货币改革。在青岛,1金圆兑换300万法币,1两黄金等于金圆券200元,1两白银等于金圆券3元,1美元等于金圆券4元。

本人收藏了大量过去青岛的票据,其中,1949年1月1日,在青岛四方路瑞芬茶庄买1斤茶需要80元金圆券。在青岛平度路“茅荣丰绍酒发行所”买10瓶酒要花80元金圆券。

随着传统节日春节的临近,青岛物价好似脱缰的野马,由不得人们的掌控。在1948年九、十月间一股脑把积蓄的金银钱财兑换成金圆券的人,捶胸丧气,都后悔的要跳楼。北京路和河北路交叉口有座“五起楼”(青岛方言“层”读作“起”)洪泰商场,是当时青岛市区最高的建筑。万念俱灰的“跳楼者”都来到这里一跳了之,“五起楼”洪泰商场一时招架不住,从此,洪泰商场便出了名,成为街头巷尾谈论的新闻。

金圆券实行之初,蒋经国到上海“打虎”,杀了投机者,抓了“观望的绅商”,成绩斐然。不少人的钱财兑付了金圆券,但是,打虎打到“孔家少爷”自己人身上,犹如一根导火索,导致金圆券崩溃。其实,甭管打在谁身上,国民政府1948年8月推行的金圆制货币,在经济上已敲响了“蒋家王朝”的丧钟。

1949年1月底,北平(北京市)和平解放后,华北、山东大部解放区连成一块,国民党军队控制的青岛更加孤立。国民党第十一绥靖区司令长官刘安祺在青岛周围布防了三道防线,对出入青岛的人员货物提前申报,严加盘查物资人员的出行,当时的国民党市财政还开征了“自卫特捐”金,搜刮民财。到了1949年2月24日,年初80元金圆券一斤的茶叶,涨到了480元,上涨了6倍。到了3月24日,青岛瑞芬茶庄的茶叶涨到了6400元金圆券一斤,3月30日,涨到了9600元金圆券一斤,较年初上涨了120倍。一些生活必需品“柴米油盐酱醋”等通胀更甚,愤恨不平的青岛市民怨声载道,隐忍着黎明前的黑暗。

日子没法过,钱成了纸,囤货投机之风席卷岛城,早已经放弃使用的银元、货物结算交易又卷土重来。一时间,在河南路与大沽路交汇处,涌动着金银交换兑付的黑市。本来河南路一带就是青岛的银行、钱庄聚集地,与大沽路交汇处又是汽车、马车终点站,交通、存取的便利更助长了黑市的发展。

早在1948年11月,青岛的一些大街小巷就有不少小贩喊着兑换“大头、小头、金圆、美金”。针对青岛金融的混乱情况,国民党第十一绥靖区司令长官刘安祺命令军警对河南路、大沽路一带的金银兑换黑市进行清理、打击。抓了几个倒卖者,并在当时的天桥附近泰安路市场里,抓获枪毙了倒卖数额较大的商贩。但是,治表难治本。很快,金银兑换的黑市转移到“地下”,分散到一些钱庄和商号。表面上买卖交易还是金圆券,实际上早被银元取代。飞涨的物价和贬得飞快的金圆券,让手里有金圆券和刚领到金圆券薪金的人,火速兑换成银元,唯恐贬值。有的厂家直接用面粉数量核算发放薪金。

4月的青岛春寒料峭、初暖乍寒,由于金圆券事件,心寒得更让人绝望。很多青岛商铺都摒弃了金圆券,直接在票据上堂而皇之地用银元折合金圆券结算货物。可是,兑换比率波动起伏,当天的上午和下午都有几个价,一块银元攀升到了兑换10000元金圆券。

1949年4月28日毛泽东主席向山东军区下达了解放青岛命令。5月3日解放青岛外围的“青(岛)即(墨)战役”在即墨灵山一线打响。此后,青岛的物价从通胀、飞涨到了混乱、崩溃,摒弃了金圆券兑换成银元结账付款,银元成了“硬通货”。但是,手里有了银元,心里也惶恐不安。位于湖南路四十号的青岛大美汽车行,是当时青岛一家知名的汽车行,4月18日用银元结算,还在票据上盖上“付款时按当日银元价格折合金圆收款”的印章,不贴纳税的印花税票,盖上“因印花税票无从购买容候补贴”的印章。

6月1日夜到6月2日拂晓,国民党第十一绥靖区司令长官刘安祺率领数万残余部队,乘船从海上逃离青岛。6月2日中午,人民解放军进驻青岛,青岛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