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观象台报时球消失百年觅余音
2019-12-20

在日常生活中,只要超过两个人就会有统一时间的问题,所以人们需要建立授时系统,告诉周围人准确的时间。

从古代开始,人们就利用各种手段进行授时,从晨钟暮鼓到午炮报时,都是传递时间的手段。到了18世纪,航海事业蓬勃发展。海员更是迫切需要精确时间,以确定船只位置和航行方向。但是,风大浪急,难闻敲钟击鼓之声,于是便出现了“落球报时”。

报时球(Time Ball)是航海史上的一项伟大创造,由罗伯特·沃科普(Robert Wauchope)发明。报时球是一个巨大且颜色鲜明的木制或金属制大球,在预定的时间落下,用以给水手校正航海钟。

最先进行落球报时的是英国伦敦的格林尼治天文台,每天中午13点整(有些地方是中午12点),天文台钟楼顶端的圆球准时落下,附近海域停泊的船只据此调节船上的钟表,然后带着调好的钟表升帆出海。对于航海者来说,精密时钟犹如生命线,没有它便难于知道船只的位置,就有触礁的危险。今天看来,这种简单的报时方法未免粗疏,但海员对它却怀有崇敬之情,因为它曾为海员忠实服务近百年之久。

1896年7月23日,德国海军“伊尔提斯”号炮舰由芝罘(今烟台市)驶往上海途中,航经山东荣成成山头海域时遇到了暴烈的台风,舰上的帆索桅具大都被摧折,在与风暴苦苦搏斗了几个小时后,最终不幸触礁沉没。沉没位置在荣成镆铘岛灯塔东北偏北九海里处,沉没点方位为东经122度30分,北纬36度54分。德国海军在总结报告中认为,正是由于缺乏准确的气象预报,才导致了这一悲剧的发生。在远东地区建立天文气象观测机构,成为德国海军实施海外侵略扩张的要务。

据《胶澳发展备忘录》记载:1897年11月,德国侵占青岛。1898年3月23日,为了尽快制定开发规划,德军组建了一支测量小分队,并制定了相应的实施计划,着手准备将要开始的测量工作。需要完成的任务主要有:对地理位置进行精确地天文测定、设立报时站、设立气象站、对总督府辖区海湾潮线及海湾前的岛屿进行测量、对土地登记册中的设施进行测绘等。

1898年6月初,气象站开始了测探,为进行天文观测,在“滨海基地”(原清军骧武前营,德占后称为海滨营房,今湖北路青岛市公安局一带)的一个山丘上建立了一个气象台,其时,天文测时已做到可转播上海的经度,同时设立了报时台一座。1898年9月2日,首次降落了报时信号球。

1905年5月1日,因原气象台占有位置必须腾出挪作他用,而迁往督署医院以北的“水道山”上(现青大附院老院区后观象山)。观象山最早只是个荒凉的小山头,连正式的名字都没有,人们曾经叫它小石头山,管信号山叫大石头山。德国占领青岛后,在该山顶处兴建了一座容量为400立方的贮水池,这里也开始被称为“水道山”。风云变化,很难想到这座曾经不起眼的小石头山,却在青岛的历史上留下了许多印迹,见证了一座城市百年的风云变迁。

为避免气象观测和时球信号操作的中断,1904年夏、秋时节就已着手做好准备工作,时球信号架于1905年3月、4月两个月建造成功。7月起,时球信号由之前的手动操作升级为电动操作。

观象山报时球每天预定时间通常是正午落球,每天上午十一点三刻,报时球被徐徐升起到信号塔的一半高度,到十一点五十五分,球又被升到塔顶上,这时青岛近海上的轮船、军舰都派专人观察这个球,它在准十二点钟那一瞬间突然落下来,大家就根据这个信号校准时钟。这也应该是现代报时系统的开端,船在海上也可以通过这个结合星象来判断方位。除了为侵占青岛的德国军队服务外,很多人也因此而受益。

1914年11月初,日德战争临近尾声,德总督瓦德克见大势已去,命余部炸毁防御设施及重要设备,其中就包括观象台报时球,11月7日,德军在观象山上挂起白旗,向日军投降。

到了20世纪初期,无线电进入实用阶段,“落球报时”逐渐被取代。“落球报时”这种古老的授时方式,因自身的局限性已成为久远的历史。但曾一度成为授时历史上的重要手段,是世界时间文化史上的优秀遗产。

翻看资料,我国曾经进行过落球授时的城市也仅是上海有所报道,19世纪80年代,法租界当局在法国码头设置信号站,正午时刻利用信号塔顶落球报时,为来往上海港的各国船只服务,时间由徐家汇观象台控制。

青岛观象台报时球历史照

青岛报时球的消失令人惋惜,观象山上的报时球最终毁于一战中的德国建造者,至今虽消失已百余年,但再次看到老照片里的影像,却依然会为她赞叹与感伤,那些历史的定格,已成为这座城市永远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