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仁过往大珠山、崂山、田横岛
2019-12-20

日本僧人圆仁于唐开成三年(838)跟随日本朝贡使团入唐,开始他辗转艰难的求法巡礼过程,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记述了晚唐时大珠山、板桥镇的繁荣状况。

圆仁(794-864),俗姓壬生氏,日本下野都贺郡(枥木县)人,幼时出家入天台宗,入唐巡礼求法10年,后为高僧,寂授“慈觉大师”尊号。

文宗开成元年(836),日本派遣第18次遣唐使朝贡。圆仁以“请益僧”身份被选入团,主要解决输日佛教之“延历寺未决天台教义三十条”疑难,希望到天台山(位于浙江天台北)巡礼求法,于当年和次年两次西渡均失败。开成三年六月十三日,圆仁随团第三次西渡,终于七月二日到达扬州海陵县东粱丰村(江苏如东曹埠)海岸。但圆仁却不能随团赴长安朝见,也未被允准巡礼天台,只好等待随使团一起返回日本。次年三月十九日,圆仁等被监送离境。按照规定,日本贡使回程必须从山东半岛港口入海,便由扬州驶向密州大珠山。

圆仁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写道,其入唐没有达到求法目的,心有不甘:“我渡沧漠,远到异境,为博习法教及登五台山巡礼诸圣迹,(未)遂本愿将还乡国,事终如斯,于我何有乎?”于是他与新罗译语金正南密议:“到密州界留住人家,朝贡船发,隐居山里,便向天台,兼往长安。”船到密州后,圆仁按计行事,率随行惟正、惟晓、丁雄万下船隐居山中。待朝贡船开走,他们下山谎称自己是新罗僧人,却被人识破报告官府。官府留他们在寺院住下,限制他们外出走动,等待机会遣返回国。恰巧,圆仁所乘船只开出后被风吹回海岸避风,于是被勒令随船回国。圆仁为此甚为遗憾:“僧等为求佛法,起谋数度,未遂斯意。临归国时,苦设留却之谋事,亦不应遂,但增叹息。”万不得已,圆仁只好随船自大珠山踏上归程。

时值四五月,海上逆风劲吹,圆仁所乘船只在海上漂荡多日,中经牟平乳山口,辗转反复漂到石岛南部海域,于六月七日被吹进赤山浦(石岛湾)。朝贡船经修理后,于七月十五日启航回国,圆仁则率惟正、惟晓、丁雄万在赤山法华院住下。圆仁后来写道,此时他们“暂休向天台之议,更发入五台之意。”“便拟山院过冬,到春游行巡礼台山。”在法华院僧人和地方官员帮助下,终于得到批准,于开成五年(840)春天如愿赴五台巡礼,并最终进入长安,求法于名寺名僧。直至武宗继位,毁法灭佛(史称“会昌法难”),外国僧人被“勒令还俗,遽归本国”,圆仁只好于会昌五年(845)从长安奔扬州,准备寻船归国。但因唐朝规定离境港口必须是山东半岛登莱“极海之处”,所以圆仁一行再回山东半岛,七月二十六日到密州海口(位于胶南),八月六日到即墨县,十日到昌阳县(莱阳),十六日到登州,几经辗转,于九月二十二日到达文登县赤山(位于荣成)。圆仁本意住赤山法华院,但佛院已拆,幸得当地官员帮助,留住于寺庄中,寻船归国。苦等两年后,直到会昌七年即大中元年(847)闰三月,圆仁打听到楚州有日本船抵达,于是复别赤山,南赴楚州,闰三月十七日来到密州大珠山驻马浦,遇到新罗人欲载碳海运到楚州,遂雇其货船搭脚,五月五日上船候风,九日于琅玡台与斋堂岛抛石停住,经4宿,十三日夜发船。如此,圆仁在大珠山停留近2个月。六月五日到达楚州,日本船已走,九日得知有新罗人发往日本的商船将于二十一日从崂山赴日本,该船可在崂山等待圆仁。于是圆仁急忙雇船回航崂山,六月二十六日抵达崂山南椒家庄,却得知新罗商船开往文登赤山浦,船主留信在赤山浦等待,嘱其赶往赤山。但圆仁二十八日航经田横岛时,风向不利,只好羁泊于此,直到七月十九日才得以发船。如此,圆仁在田横岛住了21天。圆仁等回到赤山浦后,又经小驻,九月二日终于搭新罗船渡海回到日本。

圆仁入唐巡礼求法,在山东半岛沿海辗转奔波多年,反复往返于登州与扬州海口之间,每次均途经莱、密两州南部沿海海口,并在大珠山、崂山、田横岛等海口羁泊居住过长短不一的时间,其亲历亲闻,在《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中多有记述。《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分4卷8万余言,被国际学术界赞誉为与唐玄奘《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东方见闻录》齐名的“东方三大游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