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监所检察
2019-11-21

1951年青岛市人民检察署成立后,开始履行监所检察职能,但未设专门机构和专职人员。需检察时,临时抽派干部担任。1954年底,市检察院开始试行监所检察制度,配备了干部,制订了工作范围。对检查出的问题,提出处理意见,请监所劳改机关及公安机关研究处理,处理后将处理结果告知检察机关。“文化大革命”期间,监所检察工作中断。

1979年,恢复监所检察工作,市检察院设监所检察处,各区、县院设监所检察科,对全市7个看守所、2个劳改场所和1个劳教场所依法实行检察监督。

 

第一节  对判决、裁定执行的检察

对人民法院刑事判决、裁定执行情况的检察始于1951年市检察机关成立初。1955年,市检察院从审查起诉的案件中,发现有些罪犯是保外就医的在押犯。同年8月,对市公安局拘留所及劳改队的保外就医犯61人进行了专门检查,发现有的犯人未经取保即外出就医,有的在外就医期间由于有关部门没有及时检查监督,在外继续犯罪。对此,市检察院督促公安机关追回保外就医犯40名。

1956年,市检察院协同有关部门,根据中共中央关于检查镇反工作,纠正缺点、错误的指示精神,对劳改中的老、弱、病、残、妇女犯,依据其犯罪情节、改造程度、身体条件、家庭情况和社会危害性等情况进行了清理,作假释处理52名,保外就医17名,保外执行118名。

1958年,市公、检、法机关对李村劳改队在押的1860名人犯进行了检查。经共同研究,对其中量刑较重的7名人犯提前释放。1959年9月下旬,在中共青岛市委的领导下,进行了特赦工作。当时青岛市劳改队共有在押人犯2146名,保外就医、监外执行犯215名,按照改恶从善的政策,特赦117名。

1962年,青岛市检察院对全市227名保外就医和监外执行罪犯进行了检察,发现有18名重大反革命罪犯不应保外,会同有关部门作了严肃处理。196⒋年,市检察院组织1I名干部调查劳改支队自1960~1963年释放到市内五区人犯的改造情况,历时2O天,调查168人,其中表现好的28人、一般的105人、有违法行为26人、重新犯罪9人。市院据此向青岛市劳改支队提出“关于提高劳动改造工作质量的建议”。

1979年,检察机关将判决、裁定执行情况的检察重点放在对监外执行人犯的检察上。1981年,市内5区检察院根据市院的统一部署,对管制、缓刑、假释和监乐执行罪犯的监管考察情况进行了考察摸底。

1982年对管制、缓刑、假释、监外执行等4类外执犯的检察,主要采取了“四见面”的方式:一是与基层组织的成员见面,了解辖区范围的监管工作情况;二是与居委会、治保会和监管、监督、考察小组的人员见面,了解罪犯的表现和监管考察措施的落实情况;三是与罪犯见面,了解其接受改造的情况,进行政策法律教育;四是与罪犯家属见面,动员家属对罪犯进行教育规劝,促其奉公守法,改恶从善。

1983年“严打”斗争开始后,青岛市外执罪犯的数量增加,为保证对外执犯的全面检察,加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检察机关一是对外执罪犯法律手续是否齐全、管教组织是否落实实行监督;二是加强对重点罪犯的检察,预防重新犯罪;三是对保外就医监外执行的罪犯是否合乎出监规定,进行检察监督。

 

第二节  时限检察

青岛市检察院对羁押人犯的时限检察自1951年即开始执行,1980年以前按照《逮捕拘留条例》执行,1980年1月1日后的案件,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时限进行检察。

1954年12月,市检察院对常州路看守所关押人犯情况进行了检察,其中属久押未决的33人(3年以上4人,2年以上3人,1年以上l4人,半年以上12人),超过拘留时间的63人(最少超4天,最多超58天),检察后向有关部门提出了纠正意见,久押不决问题得以缓解。1956年清理了1954年以前逮捕的未决犯11人,判决2人,释放5人,继续侦查4人。

1962年,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和省院关于迅速制止三类分子(指劳改1劳教、留场就业人员)非正常死亡和疾病发生的指示精神,市检察院对青岛铁路公安分处的羁押人犯进行了一次大检查,发现56名羁押人犯中有23人未办理手续,据此提出了纠正意见。1963年,对市区5个监所进行检察,发现拘留人犯超时限问题严重,有355名人犯超过法定羁押时限,其中超过1月以上者有121名,均对公安机关提出了纠正意见。

1966年,市检察院组织力量对全市检察机关28起长期积压的案件进行清理,查结17起,其中平反冤案l起,纠正错案1起,决定起诉3起,决定不起诉7起,不捕的l起,其余4起结合四清运动处理。于峰之因反革命杀人罪干1960年被捕,后被法院判处无期徒刑,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中共青岛市委没有批准,此后该案一直拖至1966年未决,最后经市检察院l个多月的调查,确认为一起冤案,于峰之蒙冤5年,终得以平反。

1979年检察机关重建后,青岛市检察机关着重对看守所羁押人犯中久押未决的逮捕人犯进行了检察。1979年8月,对市看守所检察时,发现该所217名在押犯中有逮捕未决犯175名,其中在押半年以上的56名、一年以上的68名。为了保证清除积案的顺利进行,1980年,市检察机关建立了在押人犯登记表、时限检察登记表、诉讼进度变动登记表、纠正违法通知书等,将时限检察正规化、制度化。发现超时案件,及时催办,对纠正不力的办案单位发出《纠正违法通知书》督促迅速办结。1980年上半年没有发现超时羁押案件,但8、9两月又出现超时羁押22人:《刑事诉讼法》实施后,市检察院于1980年12月20日发出了《关于严格执行法定羁押时限的通知》,要求各级监所检察部门,加强对羁押期限的检察。1983年,“严打”开始后,在押人犯剧增,为保证对羁押期限的检察,市检察院制订了以防为主,及时督促,避免超期的几点做法:一、准确登记,及时督促,避免无故超期;二、发现问题敢于检察,以防继续超期;三、把监督执行法定办案时限同监督看守所依法收押、释放人犯,正确执行判决、裁定结合起来。通过检察,超时违法现象大大减少,六类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刑事罪犯大都在法定时限内办结。

 

第三节  对又犯罪案件的检察

1955年,市检察院开始办理罪犯服刑期间抗拒改造、重新犯罪的案件。

1957年9月,市检察院会同公安局、法院对犯人对抗管教的违法活动进行了联合检察(当时劳改队在押犯770名,看守所在押犯474名),加刑和行政处罚66名。同时对刑满就业的312名员工进行了检察,发现有69名刑满就业员工勾结劳改犯人进行犯罪活动,逮捕8名,由劳改队给予劳动教养7名。

1958年,市检察院与法院、公安局对李村劳改队(在押犯1860名),崂山月子口水库工地(劳改犯10315名,刑满就业员工1413名,强迫劳动的右派分子1411名)的犯人重新犯罪活动进行联合检察,共查处重新犯罪案件116起,其中呈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判处死刑2起,加刑90起,建议给予行政处罚22起。同时开展了号召罪犯主动坦白交待问题的运动,有50名罪犯交待了历史罪恶,破获了170起积案,获取案件线索165份,经与公安、法院共同研究,对其中坦白较好的14名罪犯予以从宽处理。

1963年,受理起诉加刑的案件7起9人,决定起诉法院加刑的4人,法院受理后,均作了有罪加刑。

1964年,市检察院对劳改队释放到市内5个区的168名人犯进行调查。调查表明,表现好的28名,占16,67%;一般的105名,占62,5%;重新犯罪的9名,有违法行为的26名。

1979年,市检察机关仍然把打击在押犯的重新犯罪活动作为监所检察工作的重点来抓。190O年1月开始,对青岛市劳改支队实施检察监督。1982年5月,市检察院和崂山县检察院共同组成两级驻队检察组进驻青岛市劳改支队。19B3年10月青岛市劳动教养所成立后,市检察院派检察组驻所检察。

1981年,市检察院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处理逃跑和重新犯罪的劳改犯和劳教人员的决定》,对屡次脱逃犯、组织脱逃的主犯和脱逃后继续犯罪的罪犯,以及脱逃中情节严重、手段恶劣的罪犯,均作有罪起诉;对脱逃后没有继续作案、主动返回的,脱逃后由家属及时报告或送回的,因对原判不服、为申诉而脱逃的,以及其他情节轻微、不需追究刑事责任的,按违反监规处理;对在监狱、看守所、劳改场所、劳教场所行凶打人、伤害他人身体构成犯罪的,对向管教干部报告违法活动情况的人犯进行报复、造成严重后果的,对组织团伙互相斗殴、造成监所秩序混乱的主谋者和行凶者都依法起诉;对因盗窃罪判刑的惯犯、累犯,在劳改、劳教期间又进行盗窃犯罪活动,虽数额不大,但情节严重、手段恶劣、影响监管秩序的,依法起诉。

1979年8月至1981年2月,检察狱内各类违法案件195起289人,处理140起211人,重点打击处罚8人。

1983年,市检察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严厉打击劳改犯和劳教人员在改造期间犯罪活动的通知》,依法逮捕抗拒改造的劳动教养人员19名。配合劳动教养所,开展“坦白检举、深挖余罪”活动,全所检举揭发违法犯罪线索160件,坦白交待问题264件,逮捕犯罪分子72人。在劳改支队也开展了“坦白检举、深挖余罪”活动, 收到书面或口头检举线索1084件,坦白交待问题92件, 依照线索侦破现行案件8起。 

 

第四节  对不服判决的申诉案件的检察

市检察署于1953年7月派员参加市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检察人员从参与审查处理的131起案件中,选择了11起不服法院判决的案件作为查处的重点,经查11起案件中错判6起,轻罪重判3起,因工作拖拉久悬不决2起,均得到纠正解决。

1956年8月贯彻执行“阶级斗争与人道主义相结合”的新劳改政策,清理了一批老弱病残犯人。1956年复查镇反案件时,又平反、减轻处理了一批已判刑的案件,致使犯人不服判决、提出申诉者增多,一度造成申诉案件积压。1956年8月至1957年9月,检察院共收到不服法院判决的申诉材料303件。1957年由检察院、公安局共同组织力量对积压案件进行处理,经复查属原判事实不符、应予平反释放的2件,占申诉总数的0.7%;原判畸重需改判的19件,占申诉总数的6%;其余均属无理申诉。通过处理,扭转了申诉不断增加的趋势。

1962~1964年,市检察机关共受理三类分子及其家属申诉案件124起,检察机关自查了79起,纠正了27起。市检察机关在查处犯人申诉案件时的主要工作程序是:一、全面排队,重点审查。首先将犯人申诉逐个审查排队,本着先易后难,先冤错后一般的原则,集中力量查办冤错案;二1审阅卷宗,讯问犯人;三、针对疑点、矛盾,开展调查研究;四、三员会审,集体讨论,三长审查,党委决定;五、根据事实,平反纠正。

1979年青岛市检察机关重建后,于1979年6月开始承担人犯及其家属的申诉案件。当时适值落实政策,平反“文化大革命”和历次政治运动中的冤、假、错案,不服判决裁定的申诉案件数量很大。1979年2~9月,仅青岛市劳改支队罪犯申诉就达457人,占在押犯总数的51%。市检察院制订了受案范围:向法院申诉被依法驳回后向检察院提出申诉的;多次申诉,仍有错误可能的;原由检察院起诉加刑的;上级交办的人犯申诉案件;其他则由劳改部门自行查处。

1982年,检察机关共受理不服判决、裁定的申诉案件248件,自行查处36件,驳回21件,改判1件,作其他处理2件,其他转有关部门办理。  

1983年“严打”斗争开始后,受理不服判决、裁定的申诉案件减少。1983~1986年,共驳回申诉30件,改判6件。

 

第五节  监所执法的检察

市检察院于1954年底开始履行对监所执法情况的检察。1954年12月,市检察院会同公安、法院对常州路看守所进行检察,对个别审讯人员作风粗暴和变相刑讯问题提出了纠正意见。1960~1964年,市、区、县检察院对监所执法情况检察,采用定期与不定期相结合的办法,每年都要进行多次,检察出的情况,都作了处理。1965年后,该项工作基本停止。

1979年1月检察机关重建后,执法监督的范围主要是:一、违法拘留或违法释放行为;二、玩忽职守、徇私舞弊。致使罪犯发生逃跑、暴动事件的行为;三、对犯人进行刑讯逼供或其他违法行为;四、违反关于保外就医、假释等法定的行为;五、其他虐待犯人的行为。检察的主要依据:一是犯人及其家属的控告申诉;二是从审查批捕、审查起诉中发现干警违法、违纪线索;三是从定期的执法检察和专题检察中发现违法。1980年共调查处理管教干部体罚犯人和失职责任事故31起26人,对问题比较严重的民警江某体罚虐待被监管人一案立案侦查,并起诉到法院,法院作了免予刑事处分的决定。

1983年“严打”斗争开始后,市检察院驻劳教所检察员发现在礼堂的100余劳教人员,由于通风条件差,不少劳教人员生病,及时建议增加通风设施,防止了传染病的发生。

1985年5月,市第一看守所无故提前14天释放一犯人,驻所检察员发现后立即向看守所和公安机关提出检察建议,公安机关予以纠正。对劳动教养所检察中,重点对劳动教养管理人员违反管理规定行为进行检察。1985年3月29日,劳教人员金修方因不服管教,被管教人员拘禁,绑在床上达6天,由于金进食少,身体虚弱,肠胃机能紊乱,呕吐物吸入两肺窒息死亡。市检察院立案后,对管教科副科长路某作了免诉处理,并提出检察建议,给管教科及集训队有关人员以行政处分。

1986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加强在看守所羁押的经济犯罪分子看管工作的通知》,对经济犯罪分子进行重点检察,发现在押犯人杨根年同亲属内外沟通,通信串供,伪造证据,干扰了检察和审判工作。市检察院写出了《打击严重经济犯罪要切实加强监管工作》的检察简报,协同看守所制订出了关于经济案犯对外通信、接见、接受外送物品工作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