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一般监督与社改检察
2019-11-19

第一节  一般监督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于1954年12月设宴一般监督科,开展一般监督工作。一般蓝督的职权是维护宪法、法律、法令的统一实施;对于地方各级国家机关的决定、命令和措施是否合法,对于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公民是否遵守法律实行监督。其案件来源:一是机关、团体、企事业单位及公民的控告,检察通信员的反映;二是检察机关派干部列席各单位的会议和审阅各种文件从中发现违法;三是经常向市人民委员会、公安、法院、监察等机关进行访问了解。其办案程序是:发现违法情况后,查阅有关文件,通过召开座谈会、讨论会以及个别调查等方法,查明违法事实,然后以建议书、提请书、抗议书3种形式提请有关单位纠正。

市检察院开展此项工作后.围绕党的中心工作,主要是保障国家对棉花棉布、粮油统购统销政策的贯彻执行,国家颁布的各项法律、法令的正确实施以及保障国家的合法权利等。1955年,按照一般监督程序,主要检察处理了四方税务分局火车站检查站非法搜查郭焕平案、国营青岛食品加工厂违反节约粮食指示精神等8起案件。并将全市少数资本家抗拒社会主义改造及其他违法情况,及时向中共青岛市委作了汇报。1956年,共受理属于一般监督范围的案件102件,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犯人权26件,官僚主义违法失职19件,违反劳动、财经法规23件,违反交通规则1件,违反统购统销政策1件,贪污吐件,工厂责任事故9件,医疗事故5件,侵犯人权8件,违反婚姻法3件,对抗社会主义改造3件。对这些案件采用提请书和建议书要求有关部门纠正27件,口头建议纠正及作其他处理68件。一般监督在执行过程中也存在着工些问题,监督范围不明确,特别是法律监督与行政监督界限不清,工作有时抓不住重点。1957年整风运动开始后,一般监督工作受到批评,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指示,一般监督工作停止,市检察院的一般监督科撤销,停止行使职权。

 

第二节  社改检察

中共中央于1956年1月公布的《1956~195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规定:对于不法地主、富农和反革命分子,只要他们没有重大现行活动,就不予逮捕判刑,而只在群众面前揭露他们,并给予必要的批判和斗争,然后进行监督劳动加以改造(以下简称社会改造)。1958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召开第四次全国检察会议,决定开展对社会改造工作的检察,简称“社改检察”,主要内容是:一、在形势的不断发展变化中,掌握地主、富农、反革命分子和坏分子(简称“四类分子”)的动态,检察他们是否认罪,是否服从和接受改造;二、正确确定社改对象的范围,既纠正错划,也防止漏划;三、严厉打击“四类分子”的反改造活动,在处理时采取多种方法,区别对待,打击少数,教育多数,分化瓦解敌人;四、纠正监督改造工作中放松改造和不讲政策、法制的违法现象。

1959年,全市共有应改造的“四类分子”11260名,市检察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对散居在社会上及企业内部的“四类分子”,较普遍地进行了规划评审,用“三包一保证”和“十夹一”的办法把“四类分子”夹在群众组织中进行劳动改造。检察机关共在街道、工厂、农村社队设了218个社改检察点,对有破坏活动的进行查处,共逮捕2人,管制4人,斗争30人,重新戴帽6人,劳改l人,揭发出有血债、民愤的反革命分子12人。

1960年春,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对崂山县棘洪滩公社进行检察,发现301名社改对象中有51名错划了成分,不应当作专政对象监督改造;有25名真正的“四类分子”漏掉了监督改造。对市区5个派出所辖区进行检察,发现监督改棹的96名四类分子中的2名不应作专政对象监督改造,矛有21名应该监督改造而漏掉了。对查出的问题均加以监督纠正。

1962年,市检察院根据社改工作的实践,进一步明确了社改检察的任务:一、查漏。主要是检查地富反坏和刑满释放继续剥夺政治权利的分子有无应监督改造而未监督改造;二、查错。检查有无将劳动人民当作专政对象监督改造,混淆两类矛盾的现象,特别要注意检查有无扩大反、坏分子的范围和将四类分子的子弟当作专政对象而监督改造;三、查“四类分子”接受改造情况,是否遵守政府的各项政策、法令、法律及各个时期规定的各种制度,有无乱说乱动和违法犯罪行为;四、查监督改造措施是否落实,组织是否纯洁;五、检察执行政策情况。1965年后,社改检察工作停止。

青岛市人民检察院办公楼(199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