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预审看守工作
2019-11-16

第一节  预  审

20世纪初,德国青岛巡捕局对已拘捕的违警、违法人犯进行预审,查明案情后,按照殖民地法规处罚违警人,将刑事案犯移送帝国法院审判。1914年日本侵占青岛后,对青岛实行军政统治,守备军司令部宪兵队及民政署警务部内均设专职司法警宪人员,负责逮捕1预审刑事案犯。1922年,胶澳商埠警察厅设司法科,专门负责刑事案件的预审及罪证搜集和人犯羁押。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统治青岛后,青岛市公安局第三科设司法股和违警股,分别掌管刑事案件的预审和违警案件的处罚。1938年,日伪警察局在刑事科内设审讯股预审刑事案件。1945年9月,南京国民政府青岛市警察局设司法科,各分局设司法股,分别负责预审重大和一般刑事案件。

1949年6月青岛解放后,市公安局督察处设执行科(1950年改称预审科),治安处设司法科(1900年改称警法科)分别负责预审反革命案件和重大刑事案件;各分局设司法股,预审一般刑事案件。预审工作依据中共中央社会部1943年6月制定的《预审工作基本条例》和市公安局制定的有关规章制度,执行“宽大与镇压相结合”的政策和“打击首要、争取多数、分别对待、瓦解敌人”的方针,不轻信口供,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严禁肉刑、变相肉刑和指供、诱供。预审工作的范围是从逮捕人犯开始,至结案处理为止。采取一名预审员、一名记录员的“双人办案”制皮。1950年“镇反”运动以后,预审工作主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逮捕拘留条例》和公安部《关于逮捕及预审工作暂行条例(草案)》等法律、法规。1954年底,市公安局实行自审自记的“单人办案”制度。1955年8月,警法科、预审科合并成立预审处,统一办理反革命案件和刑事案件。1958年各分局增设预审股,办理辖区内的一般刑事案件。1962年公安部颁布《预审工作细则》后,恢复“双人办案”制度。

1967年,市法院、检察院的部分人员与预审处合并,组成市公安机关法制处(后改称审讯组)。预审工作及整个诉讼活动受“文化大革命”的干扰和影响,背离了法制轨道,造成了一批冤假错案。1971~1978年,法院、检察院先后从公安机关分出,恢复预审处建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市公安局对“文化大革命”期间所办的案件进行全面复查,协同检察院、法院平反冤假错案。

1979年《刑法》、《刑事诉讼法》颁布实施后,市公安局各级预审部门严格依法办案,贯彻“实事求是、重证据、讯调查研究、严禁逼供信”的预审工作方针和“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法制原则,从拘留逮捕人犯到结案移送检察机关或作其他处理的办案全过程,都依照法定程序办理,并且自觉接受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在讯问人犯时,预审干警注重对人犯进行法制、政策、道德和前途教育,充分发挥证据的作用,促使绝大多数人犯在预审阶段认罪服法,从而保证诉讼活动顺利进行。在预审办案中,绝对禁止打骂体罚人犯或诱供、逼供;对刑讯逼供造成严重后果的,根据情节给予党纪或行政处分,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第二节  看守所

1900年,德国殖民当局在天后宫东侧(今常州路25号)建成监狱,专门羁押被判徒刑或违警受拘禁处罚的欧洲籍人犯,由租界帝国法院管理,时称“欧人监狱”。同年,青岛巡捕局对原清军海滩营房(今湖北路29号)进行改造,用作巡捕局看守所和临时监狱,羁押华籍八犯,时称“华人监狱”。19O4年,李村华人监狱建成启用,被判拘留3个月以上的华籍刑事犯在此执行,巡捕局看守所遂成为专门羁押违警人和未决刑事犯的场所。1907年,巡捕局看守所在原址建成启用。1938年,日伪青岛治安维持会警察部在市南、市北、海西、台东、四沧、李村区警察分局增设押犯所。1945年,南京国民政府统治时期,青岛市警察局政治科在金口三路3号设置秘密看守所,羁押“政治犯”。1914~1949年青岛解放前夕,湖北路29号看守所始终由历代警察机构沿用。

1949年6月青岛解放后,市公安局接管原警察局看守所和各分局押犯所,分别由治安处司法科和各分局司法股管理,另外在韶关路54号设置看守所,由督察处执行科管理。1953年10月,市法院看守所(常州路25号)移交市公安局,湖北路29号看守所同时撤销。1954年4月,韶关路看守所迁至李村北山,1957年3月撤销。1960年,常州路看守所改称“山东省青岛市看守所”。1963年6月,撤销市南、市北、台东、台西、四方公安分局看守所。1983年12月,在崂山县大山村建成青岛市第二看守所,山东省青岛市看守所改称青岛市第一看守所。1985年撤销沧口分局行守所。至1986年底,青岛市设第一、第二看守所,由市公安局预审处管理;黄岛区、崂山县、即墨县、胶县、胶南县、平度县、莱西县兮安局护别设看守所,由各公安预审科管理。

 

第三节  管理教育人犯

青岛解放初期,市公安局制定看守所管理规则,对人犯实行严格文明管理:看守人员24小时轮流值班,严禁打骂、虐待、体罚人犯,严禁利用人犯管人犯。1958年和1962年,公安部颁布《看守所工作守则》和《看守所工作制度》,管理、教育在押人犯工作进一步规范化、制度化。“文化大革命”期间,看守所工作受到严重破坏,秩序较为混乱。

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市公安局落实看守、管教工作制度,看守所秩序迅速恢复正常。1980年,市公安局制定《看守所工作细则》,对看守值班、教育人犯、提审押解人犯及人犯的通信、接见、伙食、医疗、每日活动等作了详尽规定。看守所依法羁押被拘留和逮捕后正处在侦察、预审、起诉、审判阶段的未决人犯和被判处有期徒刑执行后尚有一年以下刑期以及判处拘役的犯人。在押人犯必须遵守监规,违者将受到警告、训诫、具结悔过、禁闭等处分。看守所依据规章,参照市民人均粮油和副食品消费标准,供给每个人犯是够数量和营养的粮油和其他副食品。看守所设人犯食堂,严格按照食品卫生标准加工主副食品,逢年过节改善伙食,对少数民族和外籍人犯的生活习惯给予照顾。人犯定期洗澡、理发、晾晒被褥,每日打扫监室卫生并按规定进行户外活动。看守所设医务室,为人犯诊治疾病。在押人犯的合法权益具有充分保障。1949~1986年,市公安局所属看守所未发生人犯冻饿、中暑死亡事故。

看守所实行严密警戒看管与教育改造相结合的方针,对人犯进行教育、感化、挽救。人犯被拘留、逮捕后,看守所干警通过填写《人犯登记表》和简单询问,了解人犯的基本情况,同时宣读“监规”,稳定人犯的思想情绪。人犯泛审和宣判后,看守干警密切配合预审和审判人员,随时观察、掌握人犯的思想动态,有针对性地进行认罪服法教育,,及时化解犹豫、抵触情绪,防止发生自伤、逃跑、行凶等事故。看守干警常年坚持利用集中讲课、个别谈心、亲属规劝和请被释放人员回所现身说法等形式,进行法律常识、社会道德和政策、文化等方面的教育,帮助人犯明辨是非、善恶,树立改造的信心和新的人生观。从1985年起,市公安局所属看守所陆续设置“人犯学习室”,购置电视机及图书、报刊,供已决犯使用;在监室里布置“学习园地”,组织人犯开展“什么是犯罪”、“假如我是受害者”等专题讨论,促使人犯进行自我教育。1987年,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对1985年、1986年释放出来的124人进行跟踪调查,其中只有2人重新犯罪。

青岛市劳动教养管理所和劳动教养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