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比之中话短长 ——读二轮《扬州市志》札记
2017-07-07

  提要:二轮《扬州市志》,紧扣市情,扬长避短,因创并举,宏微结合,全面系统地反映了扬州18年的发展变化,以及历史悠久、风物迷人、宜居宜业、名人辈出、文化厚重诸特点。本文将其放在全国6部同轮同级志书中进行考察,从述体运用、亮点显示、文图结合、抓大带小、存在不足5个方面,通过比较鉴别评析其优缺。

  关键词:扬州市志比较评析

  二轮《扬州市志》(以下简称《扬志》)近期见书。由方志出版社2014年12月第1次印刷。全4卷16开本,5880千字。为免孤立审视事物导致看法出现大的偏颇,本人遵循“有比较才有鉴别”之通行的认识问题方法,除《扬志》外,又寻到全国5部二轮设区市市志,共计6部(涉及6省,每省各1部)同轮次、同级别的志书进行比照阅读,进而简要评析《扬志》之长短,为正在进行的志书编纂提供若干有意义的借鉴。为避不必要的误解和矛盾,故将其它5部志书书名隐去,以A志、B志、C志、D志、E志代之。

  一、三级“述”体可资借鉴。统观6部志书,有1部卷首有述,而编章无述;有1部卷首和章下有述,而编下无述;有2部卷首有述,而编章之述不作统一,视情况而定;《扬志》等2部卷首、编下均有述,章下未作硬性规定;两志区别在于,1部(C志)各编均为有题概述,字体与下文相同,1部(《扬志》)编为无题概述,字体为楷,下文为宋,互为区别;比较看,C志采用有题形式,更为规范、美观、实用,《扬志》变化字体,体现了上下统领的层级关系,以及醒目亮眼和可读可看的实用性。而且形式与内容达到了统一。卷首总述,近两万字,就扬州这个闻名中外的设区市市志来说并不算多。除去开头、结尾,分4块,写特点——文化名城,旅游之城,诗画之城,英豪之城;写改革——全面推行改革,建立和完善市场经济体制,经济建设和社会事业长足发展;写人文——精神文明、文化事业、民生工程取得骄人业绩;写因果——抢抓机遇、创新驱动、个性发展等5条经验历历在目。历史与现实,成绩与动因,变化与隐忧,通过洗练准确的笔法,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42篇篇下述,都是用心写就,都体现了二级述应有的“承前启后、总括事情、勾划脉络、提练精华、彰明因果”之特征。除此,像城市建设与管理篇下述,还点到“数字化城管开全国先河”,增加这一笔就使该事物地位与意义凸显,远比一些志书“通典不漏、个案鲜有”要好许多;像农业篇下述,还写出了限内农业的四大特色,即开发开放、结构优化、高产优质、产业化经营,信息含量得到丰富;像工业篇下述,把断限内由于工业年投入和产值总量跃升,引起在全省位序由九到六的巨大变化,也写得清清楚楚,其中的追赶精神尽在不言之中;像水利篇下述文字:“境内湖泊众多,河沟港汊密布。长江横卧市域南沿,淮河入江水道纵贯南北”,以实为基,虚实结合,虚而不浮,观之可信,颇具文采,比干巴巴的陈述要高出一筹。章下述,大多可见,为免重复,文字均略于篇下之述。

  据前可见,卷首设述已形成共识;编下之述,多已认可,个别未设;章下设述,呈现多态。志界对卷首、编、章三级是否都要设述,认识尚不统一。部分同仁认为应设,而且倾向都为有题,卷首为总述(《扬志》已如此实践),编为综述,章为概述。本人赞同三级设述,而且有题,加上字体变化,让其形成新的面貌。设不设三级述是看有无必要。述的内容,是源于属类又高于属类,是抽象、概括多于具象、实写,是既有边缘又有外延的特殊体裁。《扬志》风景园林篇下述记载:“全城大小园林百余处,时人有‘杭州以湖山胜,苏州以市肆胜,扬州以园亭胜’之说”。这就是有缘有延的成功实践。广而观之,在不少情况下,是由于认识的缺位和水平的局限,便误以为编、章之述无东西可写。在这方面,应像《扬志》和C志作者那样,不争论,多实践,经验(教训)自会启迪人们懂得该怎么办。

  二、重点、特点、亮点纷呈。此为“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之所在,亦为地方与时代之精要。6部志书比较,编一层,A志亮眼大类有9,B志有10,C志有16,D志有12,E志有11,而《扬志》亮眼大类有17,分别是环境保护、国土资源管理、城市建设与管理、风景园林、水利、经济综情、开发园区、农业、工业、社会服务业、旅游业、对外及港澳台经贸口岸监管、科学、文化艺术、文博、区县概况、人物。这些大类中,“人无我有”者并不算多,大多属于“人有我优、人优我新”之范畴。诸如水利,各地各志皆有,而《扬志》同中求异,异详同略,异前同后,下辖8章,具有扬州标记的江淮水利工程,区域性水利设施,水利套闸,江都水利枢纽,位排一、二、三、四,字数占该编总量的44%。相比较,A志水利与电力并设,按章设置,下辖6节,“特色”节为2,字数占该编的19%;B志水利编,下辖条目10,个性条目为1,字数占该编的35%;C志水利,自为一编,下辖7章,特色内容2章,字数占该编总量的26%;D志水利放在基础设施编中,各节均为各地大致相同的内容;E志水利内容近同D志。又如开发园区,其他5部市志,均将其放在改革开放编中,按章设置,字数多者4.5万;少者0.6万。而扬州市2010年有开发园区10个,获批国家高新技术企业250多家,成为工业繁荣的现代化都市。志书专设开发园区篇,统辖扬州经济开发区、扬州化学工业园、县(市、区)开发园区3章,字数达6.9万,比前述志书同类内容最多者高出2.4万字。再如社会服务业,其他5部志书,1部为编,3部为章,1部为节,内容或多或少出一两项,但主体是旅馆、饮食、旅店、理发、浴池、照相、洗染、娱乐、家政这些业态,独具本地特点的项目,是融入文中表述的,在篇目上不曾体现。而《扬志》社会服务业篇,从标题看“其貌不扬”“似曾相识”,但细看下类,则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下设3章,2章是“人无我有”者,即“扬州三把刀”、扬州老字号,1章是其他服务业,包括旅馆、照相、洗染、家政、修理、钟表、文印业等。这种因、创似乎不值得大惊小怪,但细琢磨则体现着一种意识,即“人无者张(彰显、张扬)、人有者统(统合、归并)”,以及“突出重点、兼顾一般”的落点。这种意识的堆积、强化,进而扩展、推开,久而久之,不可避免地会产生由量到质的跨越性变化。

  三、图文交织更加袭人。统观《扬志》,时时总浮现出一个感受,即作者驾轻就熟、运筹帷幄、从容以对,因此,在彰显特点、个性方面,让“四点性”内容(重点、特点、亮点、看点)之潜力发挥到极致,使读者百看不厌、爱不释手。扬州是古老的也是年轻的;是物化的更是灵动的;是田园的更是诗化的;是中国的也是世界的。因此,一曲民歌、市歌《茉莉花》便很快风靡全球。记述扬州,单用文字很难达至记述效果最大化;但多种形式的运用,如果分寸把握不当,技巧欠缺熟练,那又可能事与愿违。特别是图照的运用更有讲究。6部志书卷首彩页,A志较好,有19页,除4幅地图,其他为山水花鸟、路楼街景,或“全镜头”,或“特写照”,或黑白片,或彩色照,共计58幅。《扬志》与其相比,有“异书同工”之妙,但还有显著超出,即所选数量有所增加,照片不少更为专业,安排更为错落有致,印刷效果更上档次。特别是在市树、市花之后,穿插一幅市歌《茉莉花》图照,用茉莉花衬底,颜色茶绿清淡,观之使人不由自主地哼起茉莉花小调,也更让人激起对扬州的向往。此处无声胜有声。其他4部也有所长,包括选用一些很好的景物照,但有的避不开领导人员宣传照、题词照,给朴实的志书人为添加了宣传和行政色彩,降低了志书的应有价值。相比较,前述的《杨志》、A志两部志书则避免了这些,值得提倡。

  《扬志》书中图文也不乏可圈可点之处。城市绿化,插图5幅;工艺美术工业,插图47幅;扬州“三把刀”、老字号,插图19幅;文学艺术部分,插图11幅;文博部分,插图51幅;文图结合审视,便有如临其境、如观其物之感,甚至比到现场观看数遍更为深刻。整部志书的文图做到了“疏密有致”,疏而不断,密而不杂,像前述的这些,选择精品佳照,呈现或晶莹剔透、或活龙活现、或胜于原物之感,尺度、摆布恰到好处。反观其他5部志书,绿化部分无一照片;社会服务业,有3部分别有10、9、2幅,有2部无图照;文学艺术,有3部分别有图照10、8、8幅,注意了“图文并茂”,但略低于《扬志》,有2部无插图,与《扬志》相比,显得版面呆板;文博或文物部分,有1部插图47幅,略次于《扬志》,有1部插图11幅,有3部无一插图,远逊于《扬志》。

  四、“不以恶小而不为”。欲要编修上乘的志书,需要大处着眼,细处努力,积小致大,不可“恶小而不为”。志界有的言及“抓大”,其实是“大事办不了,小事又不办”,结果于事毫无补益。这是修志之所忌。《扬志》作者抓大不恶小,注重一些看似微小实则不小事项的改进。党政部分的会议,其他5部志书中的4部,均采用常规办法在正文中书写,而《扬志》采取“综合加表格”的办法处理,综合概括大要,表格细述时间、议题诸要素,而且将字体变小,不同日期用不同底色,这样既活化和压缩了版面,也方便了阅读。说其似小非小,关键是“与时俱进”、存疑释疑的意识在形成,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由此及彼、由小到大、由少到多,扩展开来,连锁反应,前人所言“县志改造”的任务①,才能逐步完成。志书的内容与形式是变化的,而不是固定的,它自始至终需随着时空的变化而变化。意识不到这一点,何谈“改造”问题,假如那样,修志活动就难免会退化萎缩。党委、人大、政协领导成员,人们并不陌生,它与党委决策、依法监督、参政议政相比,孰轻孰重不言自明,但体现在志书中,记得完全正确的不多。就拿前述的5部志书来说亦是如此。党委领导成员,记得正确的2部,不正确的3部,表现是书记、副书记未包含在常委当中。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无一部完全正确,要么缺秘书长,要么缺常务委员。政协常委会组成人员,记述正确的2部,不正确的3部,问题是缺秘书长或常务委员。《扬志》党委、人大、政协领导成员,笔触尽管尚未完全到位,但三项都增添了秘书长的内容,这毕竟是向前迈进了一小步。对党委领导成员的记述,如纵列书记、副书记、秘书长、常委几项,这里的常委应包括书记、副书记、秘书长,如不包括,那么书记、副书记、秘书长前应加“常委”二字,之后标题应改为“其他常委”。人大、政协常委会组成人员,应包括主任或主席、副主任或副主席、秘书长、常务委员,缺失秘书长、常务委员都是不合适的。区县市概况,其中载录下限年所辖7地3个侧面(土地面积、总人口和地区生产总值多少)的排序,动态地反映了各自的特点,方便了读者对区县市情的分析。这在6部市志中属于唯一。关于人物传部分,6部志书,有3部冠以“传略”名称,包括《扬志》,此为“改进”之举,有利于解决“名实不符”的问题。应当承认,现有志书人物传大多仅合“逝者入传”之要求,传文多为生平介绍,有“履”无“绩”,要素缺失,内容寥寥,“名实不符”,与其如此,不如回归到本来状况上好。人物表,其中有3部(含《扬志》)载有院士情况,有1部仅有姓名、籍贯、单位、称号类别、获得时间,而《扬志》和另外1部志书记院士,还增加了性别、出生年月、主要学术成就,特别是增加主要学术成就意义重大;这是“院士之魂”,是将院士纳入志书的根本所在;此一技术处理,体现的是重里不重表、求实不求虚的学术追求。

  五、美中亦有一定不足。6部设区市市志比较,A志断限19年,3070千字;B志断限16年,3800千字;C志是二轮编修贯通古今的志书,4100千字;D志断限14年,4360千字;E志断限9年,2600千字。《扬志》断限18年,5880千字,比贯通古今的C志多出1780千字,容量还是显得大了一些。A志为省会性质的设区市市志,断限比《扬志》多出1年,但字数却少2810千字。该志“减肥瘦身”的方法有4招,即当合则合,当专则专;“综合加表格”处理;发展概况与重点选介结合;有所为、有所不为。在这些方面,《扬志》也在努力,但力度有所欠缺。横向分类,A志是25篇,《扬志》是42篇,相差17篇。设区市市志,可记内容较多,侧重点不是细分问题,而是整合问题,A志有16篇就是由传统志书37个小篇整合而成的。横并门类、纵减层次,是“消肿强身”方法之一,是修志的一个努力方向。《扬志》为4卷本,每本1400千字左右,这是匀称适度的。但具体到篇,就不够匀称了,最少的篇6.1万字,最多的篇31.6万字,相差25.5万字;6.1~6.9万字的篇有6,19.7~31.6万字的篇有8,二者相差在13.6~24.7万字,而且比例不小,因此说存在着轻重失衡的问题。各地情况不同,篇之容量也不能绝对划一,但应基本均衡,悬殊不能过大,过大则不科学、不严谨、不文雅。将人工养殖的动植物归在自然资源中不妥;而把所有自然动植物统归在自然资源名下,也欠科学规范。因为自然资源是指具有社会有效性和相对稀缺性的自然物质或自然环境的总称。这里界定的自然资源,是能够为人类提供福利,也就是为人类所利用。自然动植物中,有的能够为人类提供福利,有的则不能,这些就不能算为自然资源。人民生活是容易出彩的部分,一些省(市)志已把它单独成书,《扬志》把它放在章的位置,仅用3.6万字的笔墨,还不及某县级志8万字的“人民生活”卷内容丰富。习俗部分,对断限内新兴习俗反映不够;已有部分,将断限前后内容混记,生活状态与民风民俗糅合,不能不说是个弱点。总体说瑕不掩瑜,《扬志》的实践给我们提供了许多成功的经验。

  (王广才:河北省地方志办公室原副主任、副编审、省方志专家库成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