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法治志的实践与思考
2020-11-26 来源:山东省情网 作者:王建议 黄建华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修志问道,以启未来”是地方志在新时期的工作定位,“直笔著信史、彰善引风气,为当代提供资政辅治之参考,为后世留下堪存堪鉴之记述”是新时期地方志工作者的定位。新时代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式,新时代依法治国对地方史志工作提出了法治要求。新时代地方志的法治,要以新时代社会文明为基础,确立地方志的历史文化地位,推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史志文化的繁荣发展。

  
  一、依法治志首在立法


  “立法”,一般又称法律制定。立法通常是指特定国家机关依照一定程序,制定或者认可反映统治阶级意志,并以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行为规范的活动。地方志作为地方行政区域的地情书,是国家治理地方的工具,各地的方志如何体现国家的整体意志,这就需要国家立法对地方志工作进行统一规范。
  从宪法的视角探析地方志立法的意义。宪法序言开篇道:“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编史修志是中华民族的优良文化传统,是党和国家的一项重要文化事业。地方志是社会主流文化,官修官书的地方志是历史文化的重要载体。地方志作为公共文化资源,与公有制经济相适应,以法律的条文来规范地方志工作,确保地方志文化繁荣发展。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地方志作为党和国家的一项重要文化事业,是全面依法治国文化建设的组成部分。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立善法于天下,则天下治;立善法于一国,则一国治。”从依法治国大局出发,提高对新时代地方史志工作法制化建设重要意义的认识,把依法治志纳入依法治国的高度去认识和实施。

  首先,地方志的立法要对“地方志”概念内涵外延进行明确界定。地方志是什么,《地方志工作条例》对此进行了规定:“本条例所称地方志,包括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地方志书,是指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综合年鉴,是指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情况的年度资料性文献。”“地方志分为:省(自治区、直辖市)编纂的地方志,设区的市(自治州)编纂的地方志,县(自治县、不设区的市、市辖区)编纂的地方志。”地方志工作的任务性质为:为党立言,为国存史,为社会提供信息文化资源。为地方志立法,事关党、国家和社会大众,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要求。
  其次,地方志的立法要对“地方志”立法的内容进行明确。明确“党委领导,政府主持”的修志格局。新时代,新发展,地方志工作的内容也不断在丰富发展。立法工作要确认目前已经形成的政府主导修志的格局,在法律条文中进一步确认:县以上行政区应当建立政府主导、社会各界参与的地方志工作机制,以加强对史志工作的领导;地方志工作要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将修志事业经费列入同级财政预算,提供各项保障条件,保证史志工作的正常开展;县以上地方志编纂委员会负责协调、规划、督导地方志工作,各级政府地方志工作机构,主管本行政区域内的地方志工作;地方志工作人员应当具备相当的专业知识和学术水平,接受相应的业务培训,地方志工作应尽可能吸收各领域的专家学者参与等。政府地方志工作机构的业务性质和职能:制订地方志工作规划方案;制定地方志工作规范;组织、检查、指导地方志编纂工作;编纂、审查、验收地方志稿件,整理旧志;征集、整理、保存地方志资料,提供社会借阅服务;开展地情研究,建设地情库地情网站和方志馆,提供地情信息服务;开展学术研究,培训地方志队伍;承担同级政府和地方志编纂委员会交办的其他工作。以行政区划冠名的地方志、地方综合年鉴、综合地情资料文献是经县以上政府地方志工作机构规划和组织编纂的出版物专用名称,其他组织和个人不得擅自使用。省、市、县三级志书20年编修一次,编纂任务由政府统一部署等。同时,地方志立法在内容上要列入为公民和社会组织提供服务的原则条款。第三,地方志立法的内容要与时俱进,明确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性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地方志工作转型升级走进新时代,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内容也在不断丰富发展,互联网+、大数据的应用发展,地方志工作也从一本志书,跃上了“资料库”“地情网”“微信微博”信息平台。新时代、新发展、新业态,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形势下,除了现有《地方志工作条例》中明确规定的外,新兴方志文化业态更需要依法保驾护航。地方志工作从过去的一本书,到走进新时代地方志转型升级建起了资料库、网站、微信等信息平台。地方志、年鉴及以志鉴为主的网站等信息平台所发布的“地情”本质是一致的,此“地情”与“政府工作报告”具有相同属性,都是当地政府发布的“情报”。地方志立法要明确地方志、年鉴地情文献的身份,纳入国民经济发展规划。


  二、依法治志严在执法

 

  地方志具有“资政、存史、教化”社会功能,是依法治国的“史鉴”,更是以德治国教育的“土教材”。全面依法治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和重要保障。地方志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组成部分,依法治志,势在必行。要严格规范地方志书的编纂出版,对现有地方志文化资源严格依法保护,对未来地方志的编纂进行科学规划。
  一是严格执法,依法保护开发利用史志文化资源。地方志是“利在当代,惠及后世”的重要文化工程。“我们提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定不移厉行法治,一个重要意图就是为子孙万代计、为长远发展谋。”地方志凝聚着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是极其丰富的文化资料资源。地方志在中国历史文献中占据重要的份额,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地方志具有“资政、存史、教化”的作用,其功能是为提高人们的思维能力和生活质量,为促进国家社会现代化建设服务。中国自秦汉以来,历代都曾编有大量的志书和各类古书,保存了各地社会、经济、文化以及自然环境变迁的资料。我国的旧志现存八千多种、十万多卷,占中国古书现存数量的十分之一。这些旧志“包含着丰富的哲学社会科学内容、治国理政智慧,为古人认识世界、改造世界提供了重要依据,也为中华文明提供了重要内容,为人类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地方志工作是一项社会公益事业,地方史志文献向社会公开,地方资料建设和地情文献库向公众开放。同时,也应承担起依法保护的责任,如严防地方志书文献的流失损坏,特别是严防善本、孤本地方志文献流失国外。
  二是严格执法,依法对史志工作规范和管理。我国新编地方志工作大规模开展以来,全国首轮、二轮修志共出版三级地方志书8200余部,行业志、部门志、专业志约2-4万部,地情书1万余部等,形成我国有史以来最大的社会科学成果。这些文献忠实记录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革命、建设新中国以及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光辉历程和丰功伟绩,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最宝贵的思想源泉和最直接的精神纽带,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优秀革命文化和先进社会主义文化的重要载体。依法治志严格执法,就是为保护合理利用开发史志文化资源提供法律保障。
  三是严格执法,依法传承创新史志文化。地方志作为重要地情文献,也是新时代中国智慧、中国文化、中国方案的文化载体。“一带一路”的倡议,“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读者的大众化、国际化,对史志工作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着眼于世界文化发展的前沿,发扬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必须努力实现二者的有机结合,不但要以中国自身的发展作为基础和目标,而且要以世界的发展作为背景和参照;不但要有历史的眼光和民族的眼光,而且要有时代眼光和世界眼光。随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史志文化作为中华文化组成部分,在国外的影响,也不仅仅限于文化经济上,其政治影响也将加大。务求通过创新的实践,不断建设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有力地推动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增强中国文化的吸引力、感召力和竞争力,使文化真正成为马克思所说的推动社会前进的“精神方面的生产力”。依法治志,在全面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进一步发挥史志文化的作用。

 

  三、依法治志重在守法

 

  依法治志,通过立法做到有法可依,通过严格执法明断是非,养成遵法守法的自觉。方志是当地自然与社会历史和现状的记述,年鉴是对年度内工作研究归纳后形成的情报。综合志书、综合年鉴,都是多家参编,众手成书,在计划经济时期人们认识较为统一。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发展,人们对史志文化的思想认识也发生了变化,依法治志,需共同遵守相关编纂规定,及时提报相关资料,全面推进新时代史志工作的创新发展。  
  依法治志,在地方志的编纂工作中自觉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李克强总理在《修志问道以启未来》中指出“地方志是传承中华文明、发掘历史智慧的重要载体,存史、育人、资政,做好编修工作十分重要。”制定统一的地方志编纂凡例,制定地方志编纂业务规范;组织、检查、指导地方志编纂工作;编纂、审查、验收有关地方志稿件;征集、整理、保存地方志文献,开展地方史志学术研究;宣传、推广地方史志成果,开展地情研究,建设地情文献库和地情文献网站,为公众读志用志提供服务。根据地方史志工作规划对其管理单位的地方史志编写工作进行督导。  

  依法治志,担当起传承弘扬地方志文化的历史责任。地方志“横排百科,纵贯古今”,一部(综合)年鉴也涵盖了一地方方面面全年的情况。地方志不仅是对事物历史与现状的概述,更是在资料基础上研究揭示当地自然社会历史与现状的发展规律。习近平指出:“一县之志,就是一县之史。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学县志,就是学当地的人文历史;尊重县志,就是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历史记载,有正面,也有反面,可以供后人借鉴。”汶上县史志办在编纂社会主义新方志的同时,整理出版《汶上县旧志集成》,内含明万历《汶上县志》、清康熙《续修汶上县志》、清宣统《再续汶上县志》(手抄本)各一部,前两部为标点校勘,后一部为影印。

  依法治志,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养成读志用志的良好风尚。新时代,新方志呈现新特点,为更好地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史志作用,依法治志,自觉守法,成为时代新要求。地方史志具有极其丰富的资料信息资源,称为“一方之全史”“一方之百科全书”。较之其他文化产品,志书、年鉴资料更翔实、更具权威性,具有很高的存史及应用价值。为各级干部树立科学发展观及科学决策,为促进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的协调发展和人的全面进步,为促进哲学社会科学各学科的理论发展和学科建设,为开展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并开发相关产品发挥积极的作用。全面、客观、真实、科学地反映当地自然与社会历史和现状,坚持存真求实、继承与创新相结合的方针,不忘本来,吸收外来,创新发展,推进史志工作走向依法治志新时代。  
  总之,地方志的法治,要站在依法治国的高度来认识,把依法治志纳入依法治国中去实施。依法治志首在立法,立法内容融合新时代科技发展要求,条文结合地方志工作的实际,要具有可操作性;依法治志严在执法,志山川形势、风土人情、物产言赋和名胜古迹,为社会的经济、文化、政治提供信息,深刻把握自然与社会发展历史规律,在全面建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进一步发挥史志文化的独特作用;依法治志重在守法,志中华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把中华文化独一无二的理念、智慧、气度、神韵展现在世人面前,增添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内心深处的自信和自豪,在对历史的深入思考中汲取智慧,推进中国方志文化走向世界。